第一章 不愧人父(1 / 2)

大荒剑帝 食堂包子 1504 字 4个月前

江宁城!

天未亮,枝叶霜白。

罗冠准时醒来,稍事洗漱出门。

来到院中,向父亲房间看了一眼,昨日持续到后半夜的咳嗽声,似乎还在耳边。

他脸上浮现愧疚,深吸口气大步流星,进入演武场。

“喝!”

罗冠提起石墩,开始日复一日的身体打熬。

经年累月使用,石墩把手已包浆,边角多有磨损。

它重达百余斤,但在罗冠手上,却有一种灵巧韵味。

很快,罗冠头顶冒出腾腾白气,身上薄衫被汗水浸透,露出线条分明的强健身躯。

两个时辰后,罗冠将石墩放下,大口大口喘息。

双臂、双腿颤抖,酸痛的肌肉如蚯蚓般,不断震颤扭曲。

可胸腹之间,仍是一片沉寂。

罗冠努力站直身体,初阳微红浅淡的光线,洒落在他身上,更添了几分落寞、不甘。

世人修炼,皆自打熬身体为始,至十六岁身躯长成气血充沛,可尝试凝聚通天骨。

成功,便可踏入修行!

这天下,有武道七境。

十力、百夫、千山、万重,冲霄、凌云、踏天。

之后,还有仙途十重。

炼气、筑基、金丹、元婴、神魂、归元合一、无量大劫、一念擎天、永恒不灭,羽化登仙。

罗冠自六岁炼体,十二年风雨无阻。

十六岁初凝通天骨失败。

十七岁再败。

半月前,他第三次尝试,仍是徒劳!

年过十八,体内先天之气逐步溃散,将再无凝聚通天骨的可能,此生注定平凡。

虽说踏入修行大道者,百人中无一,可他是罗家三长老独子,父亲虽因当年重伤不可再动修为,却也曾是千山境高手。

自幼各种灵药进补,身体打熬有父亲指点,旁人耗尽家财不可得的“聚骨机缘”,他更是足有三次。

但,他依旧失败了……

少年人坚毅的嘴角,露出一丝苦涩。

天赋这种东西,有时真的让人绝望!

他曾坚信人定胜天,可结果教会了他,如何接受现实。

老仆看着演武场中的罗冠,眼底露出不忍,行礼道“少爷,老爷叫您吃早饭。”

罗冠深吸口气,“好。”

</di>

他离去,旁边的小厮嘟囔,“少爷都这样了,还早起干嘛……”

老仆厉喝,“少爷的事,也是你能说的!”

小厮缩缩脖子,“少爷三次聚骨失败,耗费族产无数,嚼舌根的人多了去,我是不想少爷再被嘲笑。”

老仆长叹,“别人说是他们的事,可少爷的努力,咱们都看在眼里!当年那么个小人,天不亮就被老爷拉出来,在寒风里站桩。”

“我还记得,少爷小时候疼的哭,梦里一直喊娘……夫人当年最疼他,如果知道少爷受这么多苦,最终却是这结果,一定心疼坏了。这贼老天可真不长眼,我家少爷怎么就不能修行了……”

小厮瞪大眼,“苦叔,老爷吩咐了家里不许提夫人,您忘啦!”

“滚,老子啥都没说!”

苦叔甩袖子就走。

换一身衣服,罗冠进餐厅时,神情已恢复平静。

“爹。”

罗振阳点点头,“吃饭吧,等下跟我去一趟宗祠。”

“是。”

沉默用完早饭,罗振阳走在前面,寒风中他不时咳嗽几声,腰背都佝偻起来。跟在后面的罗冠,看着父亲消瘦背影,想到自己一次次让父亲失望,低头紧握双拳。

宗祠到了,人很多。

罗冠有些惊讶,近期族内并无大事,为何大家都聚在这?

“等在外面。”

吩咐一句,罗振阳挺直腰背,跨入宗祠。

“吱呀”声中,大门缓缓关闭。

罗冠正要询问,族兄罗勇冷着脸走到眼前。

“三日前,我大哥在押运途中出事,这辈子都废了。”

“我很难过,但我也很骄傲,大哥一人死战三名马匪,保全了罗家镖局的声誉!”

“但你知不知道,去年他二次凝骨就只差了一点,如果他有第三次机会的话……”

罗勇眼圈泛红,“你有个好父亲,三长老付出双倍代价,将三次凝骨名额给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