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天火渊(1 / 2)

大荒剑帝 食堂包子 1244 字 3个月前

罗府外,队伍待发。

罗振阳拍拍儿子肩膀,“无需有负担,尽力就好。”

“爹保重!”

罗冠大步上车,他怕父亲看到自己当众失态。

“启程!”

队伍渐行渐远,罗冠挑开车帘一角,仍能看到父亲凝望的身影。

“咳咳咳!”

一阵剧烈咳嗽,罗振阳弯下腰。 ??

罗冠指节发白,面露坚决!

常人剥离通天骨,修为尽废折寿十年,可父亲身体亏空严重,这一取必是致命。

若他成功凝骨,则还有转圜。

否则……便死在那天火渊,与父亲共赴黄泉。

这是赌上父子二人性命的一搏!

……

地裂下陷岩浆奔流,赤光冲天灼烧的空气扭曲。

这,便是天火渊!

青阳国境内一处神秘之地,传闻乃地下一截火脉随地气游走,不定期破土而出。

入天火渊者,可借火焰之力沸腾气血,是天然的凝骨宝地!

历年来皆由朝廷掌控,进入需交纳大笔银钱。

罗家前去交涉,很快五长老大声呼喝,“罗家弟子,准备进入天火渊!”

车门打开,五日不曾露面的罗冠,出现在众人眼前,他身穿黑袍人瘦了一圈,但眼眸亮的像火焰在燃烧。

对五长老行礼,罗冠背起水囊大步走向天火渊,滚滚热浪令少年身影,多了几分模糊不清。

此刻,所有人都从他身上,感受到那份宁死不休的决绝!

五长老脸色稍缓,“进去后盯着罗冠,若事不可为……将他带回来。”

“是!”

天火渊地裂存在某种凸痕,似一条条小路曲折向下,罗冠毫不犹豫踏入其中,热浪扑面头发瞬间焦糊。

而此时与罗冠一般,进入天火渊的人很多。

最初一段离地表尚近,温度不高克服恐惧就可前行,但不过片刻灼热便暴涨一倍,人在其中满脸刺痛眼睛都难睁开。

</di>

心志不坚者,到此就会胆怯。

“嘶!好烫,这鬼地方真不是人呆的!”一锦衣公子破口大骂,向下看了一眼脸色苍白,“若掉下去还有命在……凝骨机会多得是,我不必冒险!”

找到借口锦衣公子心头稍安,可就在这时,不远走过一道高大身影。

那是个肩负水袋的黑袍少年,眉头紧皱可知同样承受灼烧之痛,可他步伐稳定,脚下没半点迟疑。

少年眼中坚韧不拔,如利箭狠狠刺痛锦衣公子胸口,待回过神只见那背影不断远去。

“呸!定是年过十八还未凝骨的废柴,跑天火渊玩命来了!”锦衣公子冷笑,“我还有两次凝骨机会,岂是他能比!”

可脸上终归有些悻悻,转身离去。

淘汰第一批,其余继续。

罗冠驻足感知,体内气血因高温刺激很活跃,可凝聚通天骨那处仍无半点动静。

不够,那便继续!

罗冠喝几口水,背好水袋大步向下。

身后几声欢呼。

“我有感觉了!”

“凝聚通天骨,当在今日!”

脚步微顿,少年没有回头。

天火渊很深,但具体多深无人知晓。

此地不许修行者踏入,无数前来凝骨的少年人,从未有人抵达底部。

罗冠推测,他现今位置约在天火渊中部。

这里,几乎是他的极限!

衣服破烂勉强遮体,鞋子早已焦糊脱落,他赤脚向前每走一步,都要揭下一层血肉。

与凌迟无异!

罗冠急促喘息,每一口都像在胸膛间点了一把火,艰难迈步皮肉黏在滚烫石头上,撕裂时发出“呲啦”声,鲜血刚流出那新鲜血肉便落在石头上,又是“滋啦”另一种声音。

罗冠死命咬关。

但这,不过是一

步之痛。

少年要改命,眼前不知还有多少步,他不知自己能否坚持到最后……却仍在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