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七章 红灯笼(1 / 2)

大荒剑帝 食堂包子 2141 字 3个月前

罗冠突然生出,前去一探究竟的念头,可转动几圈后,便被压下。帝宫有大秘密,这点是必然,否则赵氏皇族凭什么,与帝武共掌青阳。

皇家正统的身份?血脉尊贵?那都是虚的,归根究底是要,具备足够强大的实力。

所以,纵皇族与帝武间,有着“血海深仇”,彼此也依旧能够,保持着表面的平静。

而这份平静,可理解成是彼此顾忌!

如帝宫里,那个名叫老狗的老宦官,便是皇族的一张牌,可老赵家的牌,显然绝不会,只有这一张。

冒然掀开,只会打破眼下的平静……而罗冠如今,还没有剑出压十方,横扫世间敌的实力。

两天后,一封隐秘消息被送达帝都,看清标注符文后,这封传信被送到高层案桌上。

待破译解读完成后,多年来一直负责,帝武情报工作的副院长,毫不犹豫传信剑塔。

罗冠来的很快。

副院长姓李,是老院长时期的帝武老人,一向忠心可靠,躬身行礼,“拜见院长。”他作风干脆利落,直接道“您曾吩咐过,重点关注帝宫秋韵斋,这是刚收到的情报。”

帝宫与帝武,彼此都有渗透,掺沙子的举动。

便只看,谁的手段更高。

所以,帝宫里面,是有帝武眼线的,而且绝不止一个。

罗冠打开情报,快速读过后,脸色微沉。

情报内容很简单,大概意思是,秋韵斋中的冷宫妇人,近日来不断的蹊跷失踪,后续情况正在调查。

李副院长沉声道“院长,这里还有几份,来自里面的情报,或多或少也提及了,宫人失踪事件。”

翻过其他几封传信,这种情况自半个月前,便已开始出现。放在偌大的帝宫,这里少几人,那里少几人,一点也不起眼,毕竟总有不开眼的奴才,得罪了贵人们,就此消失也是正常事。

可将这些情报放在一起,就会发现一个令人心惊的事实——整座帝宫,就像藏着一头怪物,正在偷偷吃人。

辞别李副院长,罗冠回到后山,远远眺望帝宫,表情沉凝。

看来,终归还是要,去走一趟。

别的且不说,既然知道金雅生母,如今就在秋韵斋中,又岂能眼睁睁看着她出事?

只希望,现在还来得及。

入夜,宫墙上一头黑猫,几乎安全融入夜色中,正瞪大眼睛盯着角落里,一只肥硕的老鼠。

突然,黑猫一个扑杀,老鼠“吱吱”尖叫声,在夜色中传开,引来宫廷守卫笑骂,大意是这宫里面的野猫,实在是太多了,该想办法清理一番。

黑猫叼着肥鼠纵身离去,耳朵突然动了动,疑惑的看了看头顶,总觉得刚才似乎有什么东西,从这飞了过去。

一袭黑袍,将全身遮掩在内,罗冠神不知鬼不觉,便摸到了秋韵斋所在。翻墙进入其中,只扫了一眼,就忍不住皱眉,曾经那些游荡的疯女人,如今只有零星几个。

破败长廊下,有个女人蜷缩着,惊恐瞪大双眼,“别抓我!别抓我!你们这些狗奴才,本宫是陛下

</di>

的爱妃,你们岂敢放肆!”

“吃人啦……哈哈哈……真的要吃人啦……你们这些贱人,都活该被拉出去被吃掉……”又一个疯女人,突然推开房门冲出来,“我不知道,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你们别杀我……”

“死了好,死了好……你们都死了,就没人跟我争宠了,陛下他就能回心转意!”

罗冠收回眼神,直奔金雅生母住处,远远看到了灯光,凑过去向里面看了一眼,心头顿时一松。

只见妇人正坐在桌子前,手持一串佛珠,正低声诵念。

想了想,罗冠抬手敲门。

“谁?”妇人一脸警惕。

“伯母,是我。”

房门很快打开,妇人一脸吃惊,“你怎么又来了?这宫闱重地,岂是你能擅闯的!”

那一夜,罗冠离去后不久,宫中就传来抓刺客的动静,吓得妇人好几天没睡好。好在,从一个护卫口中得知,刺客逃出了帝宫,她这才放心下去。

罗冠道“伯母,刚才我听到外面的女人,在说吃人啦……秋韵斋里的人,的确少了许多,不知您是否知道,究竟发生什么事?”

妇人皱眉,道“宫廷里面的秘密,你知道了没好处……罢了,我告诉你,听完可得赶紧走。”

“这帝宫里,每隔一些年,就会发生古怪的事,会有大量宫人莫名其妙失踪,传闻有人曾在,帝宫某处遇到过,吃人的怪物……之后这消息,就在私下传开了……而最近,这样的事情,似乎又开始发生了。”

妇人犹豫一下,“这几夜,我听到了宫门开启的声音,别的什么都没有……第二天,就有一些人消失了,我没敢开门看,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她催促罗冠,“好了,我知道的就这些,你快走吧!”

罗冠若有所思,起身道“伯母,帝宫里太危险,您不能继续呆在这了。”

妇人一脸震惊,“你想干什么?我是冷宫之人,这辈子都只能留在这等死,千万别干傻事!”

“您放心,我会安排好一切,伯母等下跟着来人走就好。”罗冠推门出去,纵身消失不见。

离开秋韵斋,罗冠根据记忆,很快靠近了太庙以北,那片被火焰焚烧过的地方。

远远看去,如今在黑夜中,此地更加诡秘,一片死寂之中,蕴藏着极大的不安。

就在这时,罗冠脸色微变,退回到阴影中。

脚步声响起,一群人向此地行来,为首是个提着红灯笼,脸色惨白的小太监,表情一片木然。

他身后,则是排成一队,沉默无言的宫人,有太监有宫女,诡异的是他们如今,都闭着双眼像是在沉睡,嘴角挂着笑容,似沉浸于美梦中。

深夜红灯笼,照在狭窄的巷道中,便为周边涂抹上了,一层浓重的血色,透出压抑、不详!

等他们过去,罗冠自阴影中走出,已明白为何妇人之前在秋韵斋中,只听到了宫门的开关声。

看着远去的红灯笼,罗冠略一犹豫,动身跟了上去。

此时头顶昏暗,星月隐匿无踪,夜风吹拂而过竟阴寒无比,穿过血肉直透骨髓深处!罗冠突然生出,前去一探究竟的念头,可转动几圈后,便被压下。帝宫有大秘密,这点是必然,否则赵氏皇族凭什么,与帝武共掌青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