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六章 两败俱伤(1 / 2)

大荒剑帝 食堂包子 1652 字 3个月前

应真、白无常两人,也是因为罗冠此剑中,蕴含一丝天威,才会这般不堪一击。

说实话,这一剑之威,便连罗冠自己,都有些惊住了。

强!很强!

强到超出想象,简直变态。

不要脸那位,是不是给力的有点过份了?!想到许大夫的提醒,罗冠确定这其中,必有问题。

是真要撑爆他不成?!

而就在,罗冠转过这念头时,他脸色再变,体内损耗掉的力量,再度变得充沛。感觉自身就像是一个,注满水的气球,随时都有可能爆掉!

顾不得太多了,哪怕明知其中有问题,也只能先硬着头皮走下去,至少过了这一关再说。

嗡——

剑鸣再起,罗冠第二剑斩出,而就在这一声剑鸣响起瞬间,应真、白无常与季宏三人,皆心头一颤。

还来!

踏马的,这小子如此恐怖的剑,竟还能连续施展?不对!不对!这一定是动用了,某种强大底牌。

撑过去,必须撑过去,只要顶过狂风暴雨,或许不需要他们动手,罗冠自己就废了。

“魔日降临!”应真咆哮一声,无尽魔气冲天,一颗黑色大日浮现出来,将它庇护在内。下一刻剑锋降临,魔日剧烈震荡,海量魔气崩碎、湮灭,直接消失不见。

“啊!”它口中,又是一声痛苦咆哮,三百余丈魔龙之躯表面,大片鳞甲崩裂炸碎。几乎是活生生的,硬受了一圈凌迟酷刑,黑色的魔血“哗啦啦”大片洒落。

旁边,同样吃过大亏的白无常,拼的寿元大损,再度召唤出星河万里。

“恭请道尊,威临现世!”

亿万星辰璀璨万千,洒落无尽星辉,交织成层叠大浪,便似一望无际的星辉之海。

如今一剑斩入其中,就想九天神山坠入,顿时掀起滚滚惊涛骇浪,欲将天地吞噬。

有星辰承受不住,这一剑之威,震荡中破碎、崩解,令万里星河变得暗淡几分。

白无常大口大口吐血,每吐出一口,他脸上便多出一道皱纹,头顶增加一缕白发。

季宏第一剑中受伤最重,而抵挡第二剑的手段,也最为粗暴。

他抬手,向前重重一握,只听“轰”的一声巨响,黑袍破碎中他一跳手臂炸开。

伴随漫天血雾,以毁灭一臂为代价,终是挡住了来自罗冠的夺命之剑!

嗡——

第三声剑鸣,紧随其后。

并非罗冠不需要休息,而是他真的不能停,否则那些持续注入,狂飙暴涨的力量,真有可能将他撑爆。

甚至于,

</di>

若非罗冠真龙之体足够强悍,他如今已经炸成了,一团炫丽的血烟花。

昂吼——

应真咆哮。

轰隆——

星河震荡。

而季宏这一次,毁掉了第二条手臂。

然后是左腿与右腿,直至仅剩余身躯时,那催命夺魄的恐怖剑鸣,才终于停下。

五剑,并非“天道借力”的结束,却已到了罗冠自身承受的极限。此刻他周身上下,传来撕裂般的痛苦,每一块骨头都像是,被放在石碾下狠狠轧过。

再继续出剑,他肉身必然崩溃!

噗——

一口鲜血喷出,罗冠摇摇欲坠,脸色惨白一片。

而对面,应真、白无常与季宏三人,看去比他凄惨的多。

三百余丈魔龙之躯,此刻入目所及,皆是血肉模糊,已看不到半点完好之处。它所有鳞甲破碎,似被硬生生拔下。

一条条纵横交错,撕裂极深的伤口,甚至可以看到被斩断的骨头,以及碎成数块的脏腑。

可魔龙的超强生命力,及魔气的恐怖自愈,让它依旧还活着,仅剩的一只独眼,眼皮都已被撕裂,就这么赤裸暴露在外,一片赤红死死盯住罗冠。

昂吼——

魔龙发出一声,痛苦、怨毒却又畅快、欢喜的低吼。

最终,仍是他们坚持到最后——但应真必须承认,罗冠的确可怕,难怪是主人,务必要杀死的对象。

白无常一袭白袍,几乎碎成了乞丐装,脸上几道明显的皱纹,令他瞬间苍老无数。

白发垂落,腐朽恶臭自他体内传出,甚至口鼻眼角等处,开始向外渗出黄色液体。

越发恶臭扑鼻。

这一战,他付出惨重代价,所剩余的寿元几乎全部枯竭,但好在得到了应有的回报。

拿到龙蛋,这一切都值得!

最吸引眼球及令人震惊的,依旧是季宏,这位十大盗之首周身血雾,终于消散干净,露出骇人的现状。

说骇人不是因为,他爆头不死在前,又或接下来四剑中,先后毁去四肢只剩残躯。毕竟今日在场众人,哪个不是尸山血海杀出来的,再恐怖血腥的场面,都是小儿科——

此刻的季宏,头颅四肢尽毁,黑袍早就被撕成粉碎,剩余残躯上的血肉,承受不住恐怖剑意侵蚀,也纷纷崩碎、溃烂,只剩余一具骨架。这骨架之中,看不到

任何一处脏腑器官,只有一团黄色光球,被肋骨护在其内。

而此刻,季宏的声音,正是自这光球中传出,“罗冠!罗冠!任你有逆天手段又如何?今日还是要死!”

他咬牙切齿,愤恨至极。

咆哮之中,黄色光球明灭闪烁,隐约间可以看到,其内部竟是一道悬浮的符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