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五章 月怒降临(1 / 2)

大荒剑帝 食堂包子 1256 字 3个月前

袁白柳眉头一皱,“尸神大人,这罗冠到底是什么人?”

阴影下,响起尸神平静的声音,“本座亦不知晓,但殿主需明白一点,他乃尸王殿……甚至是我整个尸道之死敌!”

“此人不死,则尸道之未来,注定黯然凋零。”

袁白柳凝望阴影,几息后点头,“本座明白,请尸神大人放心,身为尸王殿殿主,白柳必定以守护尸道为己任。”

“无论任何人,想要灭我尸王殿一脉,毁我尸道之未来,本殿必与之死战到底!”

尸神道“很好,罗冠携月怒而来,于人间有无敌之威,但我尸道也并非不能抗衡。”

“毕竟这天地并非星月来主宰,祂做不到肆无忌惮为所欲为……尸王殿,将成为罗冠最终的坟墓!”

阴影离去,属于尸神的压抑、不详随之消散,袁白柳叹一口气,恼火道“庆之啊,你的胆子是越来越大了,竟敢偷听为师与尸神大人的对话……还不赶紧给我滚出来!”

余庆之还是那副,相貌平平身材也平平的模样,自大殿后走出,平静躬身行礼,“弟子拜见殿主。”

这副模样让袁白柳忍不住揉动眉心,感觉到指腹下剧烈跳动的血管,他表情痛苦,“你这心性、脾气要好好收敛一下,为师能护得住你一时,却终归护不住你一世,庆之啊,将我这一脉道统传承下去,千万别给断绝了,就当为师求你了好吗?”

堂堂尸王殿殿主,踏立天下绝巅的存在,跟自己的弟子说话,竟如此低声下气,若非亲眼所见谁敢信?

余庆之抬头看来,“殿主这句话,像是在交代遗言,那罗冠真如此恐怖,您与尸神大人联手,都不能将其镇杀吗?”

殿主脸都绿了,心头发狠若此番能顺利过关,他必要再选一个衣钵传人,把余庆之打发的越远越好。

会说话吗你?就算我真有这么一些顾虑,也不必这么直白吧?简直

</di>

是直球戳心!

师徒之间陷入沉默。

余庆之抬头,“殿主,您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打破砂锅问到底,一向是余庆之的优良秉性,殿主搓了把脸,道“好吧,本殿实话说,若只是一个罗冠,别说尸神大人了,便是为师出手,一根手指就能够将他碾死。”

“但现在他是月之眷者、月之使徒,是星月在世间的唯一行走、化身……而天上的那些存在虽一个个万古不语,可一旦有所动静,便必定是惊天动地。尸神大人若有把握的话岂会来找本殿,她既然来找了我,就说明这一战的结果很难预料。”

“庆之,你我师徒现在虽在平静对话,但说不定明日,尸王殿就要被从世间抹去……现在的情况,你明白了吗?”

余庆之皱眉,脸色无比凝重,她沉默良久突然跪地,“殿主,弟子愿去刺杀罗冠!”

袁白柳摇头,“有月尊庇护,凭你的修为根本伤不了他。”

余庆之道“杀人,并不完全只看实力。”

袁白柳似想到什么,他望着跪在下面的女弟子,眼神若有所思,“这……倒也算是一步棋……唔,说不定还能有奇效……”

余庆之眼神决绝、冷厉,“请殿主放心,弟子纵粉身碎骨,也必定会将罗冠杀死!”

“不。”袁白柳摇头,眼神望来,“余庆之,为师以尸王殿殿主之身份,给你一个任务。”

“从现在起,你的身份便是尸王殿弃徒,去外面等待罗冠到来,帮他全力攻打尸王殿……记住,这是本殿的命令,不许拒绝、更不许擅自更改,你听明白没有?”

余庆之看向殿主,“哪怕您会死

?”

“是,哪怕我死,你也不要留手……”袁白柳说完,取出一块令牌丢在余庆之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