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观察哨(1 / 2)

过河卒 莫问江湖 1813 字 17天前

乌努拉图倒了之后,苍鹭会可没有倒,乌图还在,虫人还在,毕竟有伊希切尔给他们撑腰。

齐玄素的第一怀疑对象就是苍鹭会。

不过经过绝圣堂的仔细调查,发现谣言竟是来自西道门内部。

于是澹台盈便把这件事告知了皇甫极,毕竟起因就是泄密导致的,最大的嫌疑人也是皇甫极身边的人。

皇甫极知道此事之后,大为恼怒,虽然他不是当事人,但与他有关,有一种我不杀伯仁可伯仁因我而死的感觉。如果真因为此事而导致齐玄素晋升参知真人出现什么问题,那他还有什么脸面去见齐玄素?

天子一怒,伏尸百万。虽然皇甫极不是天子,但身份地位摆在那里,他的发怒也不容小觑,很快就把泄密之人给揪了出来。

结果很戏剧化,此人是在一次醉酒后无意中说漏嘴,并非有意泄密。毕竟在酒桌上,总要有些谈资,要么指点江山大谈国事,要么就说男女那点破事。

偏偏这件事既跟江山国事有关系,又与男女沾边,别管两人之间有没有男女之事,就问你两个当事人是不是男人和女人吧。

皇甫曦秘密去见齐玄素的事情就这么被流传出去,酒桌上的人听到之后,又演绎了一下,继续外传。关于这类大人物的私生活问题,是很多人喜闻乐见的题材,最后就变成了塔万廷版本的艳后故事。

皇甫极直接把那个酒后误事的属下降了三级留用,其余乱传谣言之人停职降级,最轻也是记大过处分。

其实皇甫极也明白,这只是查清了谣言的源头,也就是泄密的部分。这些谣言起初只是在西道门内部流传,谁把这些谣言在如此短的时间内进行广泛传播,使其不再局限于西道门,现在还不得而知,肯定另有其人。

不过一个谣言扩大之后,再想去查,真的很难。毕竟有很多人会自发地主动传播。这就好像一辆下山的矿车,只需要在最开始的时候推一把就够了,剩下的全凭惯性。而且西道门不比道门,对于内部的掌控没有那么严密,所以绝圣堂能做的就是阻止谣言的进一步扩大。

虽然根据第一定律,越是官方否认越可信,这种绝圣堂亲自下场的行为会导致一些人对塔万廷版本的艳后故事深信不疑,但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塔万廷的人信或不信,又影响不到齐玄素晋升参知真人,只

要道门的人不信就够了。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齐玄素也不能不认可了。

不过绝圣堂在排查谣言源头的过程中,还有意外收获,他们无意中发现了一个西道门叛徒,此人被蒸汽福音的福音部策反。

竟然还有外部势力干涉,那就好说了,一切责任都在蒸汽福音。

齐玄素当然不会信这套说辞,外部势力的确存在,也的确图谋不轨,可是不能把所有问题全部归咎于外部势力。可齐玄素也不得不承认,这的确是个比较体面的说法,矛盾向外转移总比矛盾在内部炸了要好。

这个叛徒也进行了谣言的传播,不过与福音部的任务无关,完全就是个人兴趣使然,跟着瞎起哄。

结果出事之后,别人只是降级记过,他直接进了幽狱。

整件事情从里到外都透着“离谱”二字,西道门的人在酒桌上吹牛泄密已经够离谱,福音部的奸细因为乱嚼舌根子导致自己暴露更离谱。南北双方不愧是旗鼓相当的对手。

不过福音部也有话说,“猿神”的暴露导致我们多年的布置毁于一旦,稍微有点能力的都被抓了,只剩下这种货色了,将就着用吧,有总比没有强。

绝圣堂大约是为了掩饰尴尬,顺势就开始打击外部势力,主要就是从这个福音部奸细着手。这个很不专业的奸细都不用上手段,全都招了,只求少判几年。

根据他的交代,蒸汽福音在新帕依提提附近建立了一个隐秘观察哨,就藏在雨林群山之中,毕竟南大陆地广人稀,又多雨林山地,小股部队渗透进来之后,还真不好找。

这个奸细也不知道具体位置,只知道有这么个观察哨的存在。

绝圣堂的名字就表明了他们防范圣廷更甚于防范内部矛盾,所以绝圣堂立刻开展了大规模的搜山行动,势要找出那个蒸汽福音的观察哨。

苦心不负有心人,毕竟是在自家地盘上,绝圣堂终于在一座陵墓附近发现了这个观察哨的有关踪迹。

澹台盈这次决定亲自上阵,拿下这个观察哨。同时

也报告了齐玄素,毕竟澹台盈现在归齐玄素指挥,这是银阙决定的事情,澹台盈还是要尊重一下上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