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5章 那个智商超群的异母妹妹(1 / 2)

“阿延。”

白燕如似乎被气势汹汹的沐琴吓到,躲进了时延怀里。

“贱人!”

沐琴看得更是怒火中烧,上前就去扯白燕如头发,但却被时延一把推开。

一旁时延的私生女时绵绵声音娇俏道:“大妈,你怎么像个泼妇一样啊。当初爸爸爱的本来就是我妈妈,跟你只是联姻的罢了。”

“你给我闭嘴!”

沐琴爬起来就扇了时绵绵一巴掌。

时绵绵压根来不及躲,脸庞火辣辣的疼,她瘪嘴委屈地看向一旁的时延,“爸爸。”

然而,紧接着沐琴就扇了时延一耳光,把时绵绵和白燕如都给吓到了。

沐琴愤怒,指着一旁的时漠质问:“时延,你这是什么意思?背着我把你跟这个贱人的私生子安排进公司,是想让这个贱人的孩子继承时家吗?”

时延也怒了,“没错。老子的家产,给老子儿子继承怎么了?难道真给洛鸢那丫头当陪嫁?你生不出儿子,还不许别人给我生儿子?”

沐琴简直不敢置信,这些年,时延对孩子冷淡,把孩子丢到国外给老太婆抚养,她以为时延是真的不想让孩子打扰到他们的二人世界,没想到他竟然是这么想的。

她就算再不喜欢时泠和洛鸢,但她始终认定时家未来是由她女儿继承的。

可没想到时延竟然有了别的心思。

沐琴眼泪直掉,满是怨恨:“时延,时家公司也有我的一份,你敢把公司给他继承?”

时延冷笑:“谁让你女儿不成器。就算我把公司教给她,董事股东们也不会认可。时漠进入公司以来处处优秀,股东们对他也多有夸赞,以后由他继承公司,怎么也比洛鸢那个书呆子好。”

沐琴现在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就连公司股东都知道时漠是时延的私生子,可偏偏所有人都瞒着她,把她当傻子戏弄。

就在前不久,时延还说,有股东私下收购公司股份,怕是想要取代他成为持股最多的董事长,让她把手里的股份转给他,稳固他在公司的话语权,以防是时家公司易主。

但是,她想起洛鸢跟她说过的话,没答应。

现在好在没有答应。否则公司那才是真的要易主!

沐琴心灰意冷:“那你现在摊牌,是要离婚吗?你敢跟我离婚吗?”

为了时家的股市稳定,时延当然不敢离婚。

时延:“沐琴,我们本来就是商业联姻。小漠和绵绵和洛鸢一样都是我的孩子,这些年我亏欠他们太多了,现在只是想给他们和洛鸢一样的待遇。以后燕如他们都会在时家住下,你就不能像其他豪门夫人那样大度点吗?”

沐琴冷笑了声:“不能。滚,你们都滚!”

客厅内又是一顿激烈争吵打闹。

时漠皱了皱眉,有些烦躁。

如果不是妈妈和妹妹不小心,被沐琴发现了,事情不会像现在这样棘手。等他掌握了时家,他们哪里会落得如此窘迫的地步?

忽然,他抬头。

只见别墅水晶吊灯高悬,扶梯盘旋而上。

楼梯上,有个披着浅紫色大衣穿着毛线裙的女孩,双手插兜,垂眸静静看着底下发生的一切,居高临下,面无波澜。

这就是他那个据说智商超群的同父异母的妹妹?

沐琴现在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就连公司股东都知道时漠是时延的私生子,可偏偏所有人都瞒着她,把她当傻子戏弄。

就在前不久,时延还说,有股东私下收购公司股份,怕是想要取代他成为持股最多的董事长,让她把手里的股份转给他,稳固他在公司的话语权,以防是时家公司易主。

但是,她想起洛鸢跟她说过的话,没答应。

现在好在没有答应。否则公司那才是真的要易主!

沐琴心灰意冷:“那你现在摊牌,是要离婚吗?你敢跟我离婚吗?”

为了时家的股市稳定,时延当然不敢离婚。

时延:“沐琴,我们本来就是商业联姻。小漠和绵绵和洛鸢一样都是我的孩子,这些年我亏欠他们太多了,现在只是想给他们和洛鸢一样的待遇。以后燕如他们都会在时家住下,你就不能像其他豪门夫人那样大度点吗?”

沐琴冷笑了声:“不能。滚,你们都滚!”

客厅内又是一顿激烈争吵打闹。

时漠皱了皱眉,有些烦躁。

如果不是妈妈和妹妹不小心,被沐琴发现了,事情不会像现在这样棘手。等他掌握了时家,他们哪里会落得如此窘迫的地步?

忽然,他抬头。

只见别墅水晶吊灯高悬,扶梯盘旋而上。

楼梯上,有个披着浅紫色大衣穿着毛线裙的女孩,双手插兜,垂眸静静看着底下发生的一切,居高临下,面无波澜。

这就是他那个据说智商超群的同父异母的妹妹?

沐琴现在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就连公司股东都知道时漠是时延的私生子,可偏偏所有人都瞒着她,把她当傻子戏弄。

就在前不久,时延还说,有股东私下收购公司股份,怕是想要取代他成为持股最多的董事长,让她把手里的股份转给他,稳固他在公司的话语权,以防是时家公司易主。

但是,她想起洛鸢跟她说过的话,没答应。

现在好在没有答应。否则公司那才是真的要易主!

沐琴心灰意冷:“那你现在摊牌,是要离婚吗?你敢跟我离婚吗?”

为了时家的股市稳定,时延当然不敢离婚。

时延:“沐琴,我们本来就是商业联姻。小漠和绵绵和洛鸢一样都是我的孩子,这些年我亏欠他们太多了,现在只是想给他们和洛鸢一样的待遇。以后燕如他们都会在时家住下,你就不能像其他豪门夫人那样大度点吗?”

沐琴冷笑了声:“不能。滚,你们都滚!”

客厅内又是一顿激烈争吵打闹。

时漠皱了皱眉,有些烦躁。

如果不是妈妈和妹妹不小心,被沐琴发现了,事情不会像现在这样棘手。等他掌握了时家,他们哪里会落得如此窘迫的地步?

忽然,他抬头。

只见别墅水晶吊灯高悬,扶梯盘旋而上。

楼梯上,有个披着浅紫色大衣穿着毛线裙的女孩,双手插兜,垂眸静静看着底下发生的一切,居高临下,面无波澜。

这就是他那个据说智商超群的同父异母的妹妹?

沐琴现在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就连公司股东都知道时漠是时延的私生子,可偏偏所有人都瞒着她,把她当傻子戏弄。

就在前不久,时延还说,有股东私下收购公司股份,怕是想要取代他成为持股最多的董事长,让她把手里的股份转给他,稳固他在公司的话语权,以防是时家公司易主。

但是,她想起洛鸢跟她说过的话,没答应。

现在好在没有答应。否则公司那才是真的要易主!

沐琴心灰意冷:“那你现在摊牌,是要离婚吗?你敢跟我离婚吗?”

为了时家的股市稳定,时延当然不敢离婚。

时延:“沐琴,我们本来就是商业联姻。小漠和绵绵和洛鸢一样都是我的孩子,这些年我亏欠他们太多了,现在只是想给他们和洛鸢一样的待遇。以后燕如他们都会在时家住下,你就不能像其他豪门夫人那样大度点吗?”

沐琴冷笑了声:“不能。滚,你们都滚!”

客厅内又是一顿激烈争吵打闹。

时漠皱了皱眉,有些烦躁。

如果不是妈妈和妹妹不小心,被沐琴发现了,事情不会像现在这样棘手。等他掌握了时家,他们哪里会落得如此窘迫的地步?

忽然,他抬头。

只见别墅水晶吊灯高悬,扶梯盘旋而上。

楼梯上,有个披着浅紫色大衣穿着毛线裙的女孩,双手插兜,垂眸静静看着底下发生的一切,居高临下,面无波澜。

这就是他那个据说智商超群的同父异母的妹妹?

沐琴现在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就连公司股东都知道时漠是时延的私生子,可偏偏所有人都瞒着她,把她当傻子戏弄。

就在前不久,时延还说,有股东私下收购公司股份,怕是想要取代他成为持股最多的董事长,让她把手里的股份转给他,稳固他在公司的话语权,以防是时家公司易主。

但是,她想起洛鸢跟她说过的话,没答应。

现在好在没有答应。否则公司那才是真的要易主!

沐琴心灰意冷:“那你现在摊牌,是要离婚吗?你敢跟我离婚吗?”

为了时家的股市稳定,时延当然不敢离婚。

时延:“沐琴,我们本来就是商业联姻。小漠和绵绵和洛鸢一样都是我的孩子,这些年我亏欠他们太多了,现在只是想给他们和洛鸢一样的待遇。以后燕如他们都会在时家住下,你就不能像其他豪门夫人那样大度点吗?”

沐琴冷笑了声:“不能。滚,你们都滚!”

客厅内又是一顿激烈争吵打闹。

时漠皱了皱眉,有些烦躁。

如果不是妈妈和妹妹不小心,被沐琴发现了,事情不会像现在这样棘手。等他掌握了时家,他们哪里会落得如此窘迫的地步?

忽然,他抬头。

只见别墅水晶吊灯高悬,扶梯盘旋而上。

楼梯上,有个披着浅紫色大衣穿着毛线裙的女孩,双手插兜,垂眸静静看着底下发生的一切,居高临下,面无波澜。

这就是他那个据说智商超群的同父异母的妹妹?

沐琴现在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就连公司股东都知道时漠是时延的私生子,可偏偏所有人都瞒着她,把她当傻子戏弄。

就在前不久,时延还说,有股东私下收购公司股份,怕是想要取代他成为持股最多的董事长,让她把手里的股份转给他,稳固他在公司的话语权,以防是时家公司易主。

但是,她想起洛鸢跟她说过的话,没答应。

现在好在没有答应。否则公司那才是真的要易主!

沐琴心灰意冷:“那你现在摊牌,是要离婚吗?你敢跟我离婚吗?”

为了时家的股市稳定,时延当然不敢离婚。

时延:“沐琴,我们本来就是商业联姻。小漠和绵绵和洛鸢一样都是我的孩子,这些年我亏欠他们太多了,现在只是想给他们和洛鸢一样的待遇。以后燕如他们都会在时家住下,你就不能像其他豪门夫人那样大度点吗?”

沐琴冷笑了声:“不能。滚,你们都滚!”

客厅内又是一顿激烈争吵打闹。

时漠皱了皱眉,有些烦躁。

如果不是妈妈和妹妹不小心,被沐琴发现了,事情不会像现在这样棘手。等他掌握了时家,他们哪里会落得如此窘迫的地步?

忽然,他抬头。

只见别墅水晶吊灯高悬,扶梯盘旋而上。

楼梯上,有个披着浅紫色大衣穿着毛线裙的女孩,双手插兜,垂眸静静看着底下发生的一切,居高临下,面无波澜。

这就是他那个据说智商超群的同父异母的妹妹?

沐琴现在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就连公司股东都知道时漠是时延的私生子,可偏偏所有人都瞒着她,把她当傻子戏弄。

就在前不久,时延还说,有股东私下收购公司股份,怕是想要取代他成为持股最多的董事长,让她把手里的股份转给他,稳固他在公司的话语权,以防是时家公司易主。

但是,她想起洛鸢跟她说过的话,没答应。

现在好在没有答应。否则公司那才是真的要易主!

沐琴心灰意冷:“那你现在摊牌,是要离婚吗?你敢跟我离婚吗?”

为了时家的股市稳定,时延当然不敢离婚。

时延:“沐琴,我们本来就是商业联姻。小漠和绵绵和洛鸢一样都是我的孩子,这些年我亏欠他们太多了,现在只是想给他们和洛鸢一样的待遇。以后燕如他们都会在时家住下,你就不能像其他豪门夫人那样大度点吗?”

沐琴冷笑了声:“不能。滚,你们都滚!”

客厅内又是一顿激烈争吵打闹。

时漠皱了皱眉,有些烦躁。

如果不是妈妈和妹妹不小心,被沐琴发现了,事情不会像现在这样棘手。等他掌握了时家,他们哪里会落得如此窘迫的地步?

忽然,他抬头。

只见别墅水晶吊灯高悬,扶梯盘旋而上。

楼梯上,有个披着浅紫色大衣穿着毛线裙的女孩,双手插兜,垂眸静静看着底下发生的一切,居高临下,面无波澜。

这就是他那个据说智商超群的同父异母的妹妹?

沐琴现在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就连公司股东都知道时漠是时延的私生子,可偏偏所有人都瞒着她,把她当傻子戏弄。

就在前不久,时延还说,有股东私下收购公司股份,怕是想要取代他成为持股最多的董事长,让她把手里的股份转给他,稳固他在公司的话语权,以防是时家公司易主。

但是,她想起洛鸢跟她说过的话,没答应。

现在好在没有答应。否则公司那才是真的要易主!

沐琴心灰意冷:“那你现在摊牌,是要离婚吗?你敢跟我离婚吗?”

为了时家的股市稳定,时延当然不敢离婚。

时延:“沐琴,我们本来就是商业联姻。小漠和绵绵和洛鸢一样都是我的孩子,这些年我亏欠他们太多了,现在只是想给他们和洛鸢一样的待遇。以后燕如他们都会在时家住下,你就不能像其他豪门夫人那样大度点吗?”

沐琴冷笑了声:“不能。滚,你们都滚!”

客厅内又是一顿激烈争吵打闹。

时漠皱了皱眉,有些烦躁。

如果不是妈妈和妹妹不小心,被沐琴发现了,事情不会像现在这样棘手。等他掌握了时家,他们哪里会落得如此窘迫的地步?

忽然,他抬头。

只见别墅水晶吊灯高悬,扶梯盘旋而上。

楼梯上,有个披着浅紫色大衣穿着毛线裙的女孩,双手插兜,垂眸静静看着底下发生的一切,居高临下,面无波澜。

这就是他那个据说智商超群的同父异母的妹妹?

沐琴现在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就连公司股东都知道时漠是时延的私生子,可偏偏所有人都瞒着她,把她当傻子戏弄。

就在前不久,时延还说,有股东私下收购公司股份,怕是想要取代他成为持股最多的董事长,让她把手里的股份转给他,稳固他在公司的话语权,以防是时家公司易主。

但是,她想起洛鸢跟她说过的话,没答应。

现在好在没有答应。否则公司那才是真的要易主!

沐琴心灰意冷:“那你现在摊牌,是要离婚吗?你敢跟我离婚吗?”

为了时家的股市稳定,时延当然不敢离婚。

时延:“沐琴,我们本来就是商业联姻。小漠和绵绵和洛鸢一样都是我的孩子,这些年我亏欠他们太多了,现在只是想给他们和洛鸢一样的待遇。以后燕如他们都会在时家住下,你就不能像其他豪门夫人那样大度点吗?”

沐琴冷笑了声:“不能。滚,你们都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