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6章 抢光他们的灵石(1 / 2)

平时,如果看到两棵梧桐树如此表现,一口就把他们干回原形,韶承绝对会自闭。

不过现在,吕少卿回来了,阔别三百多年没见。

韶承只想好好和自己的徒弟说话,其它的他都主动忽略了。

韶承看着吕少卿,心疼的问,“这些年,你去了哪里?”

旁边的两棵梧桐树不抖了,齐刷刷举起树枝,像竖起耳朵一样。

三百多年时间,吕少卿干什么去了,这个问题正常人都会好奇。

特别是在吕少卿消失的这段时间里,吕少卿的命简黯淡无光,和破裂陨落没有什么区别。

中间一定发生了很奇怪很特别的事情。

韶承想知道,安千雁想知道,两棵树也想知道。

好奇心,人皆有之。

面对师父好奇的目光,吕少卿趁机放下筷子,慢吞吞的道,“我睡了一觉。”

“一睡三百多年。”

睡了一觉?

韶承和安千雁面面相觑,老树小树面面相觑。

“为什么?”

如果说是修炼,一晃三百年都也说得过去。

但是以韶承对吕少卿的了解,吕少卿可做不到一坐就是三百年。

吕少卿长叹一声,“说来话长。”

韶承满头黑线,梧桐树也满头黑线。

这个混蛋家伙。

韶承拿着筷子,轻轻举起,脸色不善,“说详细点。”

“没办法说啊。”吕少卿双手一摊,“我真不知道怎么说。”

“我一觉醒来就这样了。”

我总不能说我被金色狗子咬了吧?

这是打死也不能说的秘密。

没办法,韶承只能够继续问,“猖神怎么回事?”

“小红他们应该和你说过吧,就是他们所说的那样。小号打不过我,开大号,差点把我干死。”

说起这个,吕少卿心里愤愤不平,怨气冲天。

不要脸的堕神,小号打不过就开大号来虐人,无耻至极。

“猖神死了吗?”韶承关心这个问题。

之前吕少卿和计言干过一次猖神,以为猖神已经死了。

没想到死灰复燃,差点把妖族搞到灭族。

“没死。”吕少卿很伤心无奈,指了指天上,“大号在上面。”

没死?

韶承一惊,随后深深的担忧起来。

吕少卿见状,安慰道,“师父你就放心吧,它在上面,下不来。”

“不过它在下面有很多分身,以后遇到注意点就好了。”

韶承摇头,抬起头来,望着天空,犹如忧郁的九十度,“我是在担心你师兄和你师妹,还有小黑那丫头。”

计言、萧漪、小黑都飞天,上了上面。

上面危险重重,也不知道他们过得如何。

上面与下面隔绝,无法通过命简知道他们的处境如何。<b

r>

是死是活都没办法知道。

吕少卿安慰道,“放心吧,该死的时候绝对活不了。”

“没准已经成了守护仙兽的腹中餐,饭后粪便,成为仙界花草的营养,为仙界做出应有的贡献”

话没说完,韶承的筷子已经敲下来,“你给我闭嘴!”

“这些混账话,不准说。”

我这边担心死了,你还在说这些混账话?

吕少卿拉着凳子坐到安千雁身边,隔着安千雁道,“师父,实话啊,你不爱听也没办法。”

“没准他们这时候已经投胎转世,所以我才想着你和师娘赶紧生个师弟或者师妹,这样你们还有个寄托,可以忘记他们。”

“啪!”

安千雁这边敲了吕少卿一下,脸色红红,“不准胡说。”

真是的,不到三句话就扯到这方面来。

心里害羞的安千雁使出了天御峰的祖传技能,“中州和遁界,你打算怎么办?”

梧桐树再次举起树枝,靠近些许。

韶承也放下筷子,怒气被担忧取代。

中州五家三派很强,遁界更强。

双方联手,真要下定决心灭了凌霄派,就算吕少卿在也没用。

吕少卿临危正坐,微微一笑,“自然要报仇,不打回去,别人会以为我们凌霄派好欺负。”

梧桐树枝叶抖动两下,想抽在吕少卿身上。

刚才你不是这样说的。

“别乱来。”韶承严肃起来,“得从长计议。”

他虽然也赞同报仇,但要吕少卿自己一个人去冒险,他是万万不同意。

报仇,不单单是吕少卿的事,更是凌霄派的事情。

他的徒弟对凌霄派的贡献足够多了。

吕少卿摆摆手,示意韶承不必担心,“放心,师父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为人。”

想到自己徒弟的为人,韶承脸色稍缓,“这就好。”

“你打算怎么做?”

吕少卿随即变得杀气腾腾,做了一个砍人的动作,“杀他们全家,灭他们的道统,抢光他们的灵石。”

“要让其他人知道怕才对。”

梧桐树枝叶抖动得更加厉害,更加想抽人。

混账家伙,刚才在骗我?

“有具体的计划吗?”韶承问道,“需要我们做点什么?”

“不用,我自己一个人就行了。”

“你们去了,我还得分心。”

吕少卿在这个世界已经是无敌。

“你一个人?”梧桐树忍不住了,“能行?”

你虽然很厉害,但是人家大乘期数量多。

吕少卿撇撇嘴,“别说一个大乘期,就算是十个一起来,我也不怕。”

“是你不怕,一百个呢?”梧桐树就看不惯吕少卿这副样子,看着就像装逼。

吕少卿鄙视,“一百个来,我不会跑啊”平时,如果看到两棵梧桐树如此表现,一口就把他们干回原形,韶承绝对会自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