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这一次,是在宰羊了!(1 / 2)

第99章这一次,是在宰羊了!

无情无义,不忠不孝!

这八个字不断的在玉小刚耳边回响,他回忆起了十几年前和比比东闯荡天下时的侠骨柔情,想到了比比东离去时自己内心的愤懑与失望。

想到了与柳二龙,弗兰德结伴游历,想到了大婚之日的那句“她是你的妹妹”······

陆枭走了,带着千仞雪一起走的。

他没有对玉小刚做什么,但是他知道,玉小刚的心已经彻底碎了。

“你带我来,就是为了说这件事的吗?你想让我知道,我和她之间关系差的原因就是因为我的父亲?”

回去的路上,千仞雪的脑袋里面依旧是一阵阵的嗡鸣,她看着陆枭的眼神都带有一丝丝的陌生。

她很想要斥责陆枭为什么要编造一个子虚乌有的故事,但是话语临到嘴边了她却没能出口。

因为冥冥之中有一道声音告诉她,这都是真的!

“当然不是,我吃饱了撑的?”

陆枭翻了翻眼球露出了一片眼白,他像是那种闲的无聊的人吗?

“诶?那是为什么?”

千仞雪愣住了,不是这个原因,难不成还有其他的原因?

“一来,我看不惯他对于感情的态度。”

陆枭走在前面,留给千仞雪一个无限遐想的背影。

“共同游历冒险患难的爱人突然对你说,她只是看重你身上的东西所以才接近你的,正常男人想的不应该是两人之间的感情难道比不上那点身外之物吗?但是他却竟然相信了你母亲的说辞,甚至没能发现你母亲情绪中的不对劲。”

“呵,我觉得啊,别说是千寻疾逼迫你母亲的,哪怕只是他派遣一个人去告诉玉小刚,就直说比比东不爱他了他都有可能会直接放弃比比东你信不信。”

“所以为了避免他还沉浸在自己对比比东是一片深情的幻觉中,我觉得我们有义务将他从幻想中拉出来。”

听着陆枭的话,千仞雪总感觉有一点不对劲的地方,但是她却说不出来到底是哪里不对劲。

思来想去之后她才反应过来,你陆枭只是一个连感情都没有谈过的小白,有什么资格去斥责玉小刚呢?

还不等千仞雪发问,陆枭的下一句话就让她呆愣在了原地。

“二来,也是为了你。”

“为了我?”

千仞雪摸了摸胸口,不知何时她脸上的面纱因为徐风而有了一丝松动。

“你未来要继承天使之神的力量,而据我所知,如果继承制人进入传承之地时心有杂念,最终传承的力量会有所瑕疵。”

陆枭转过身,伸出手给千仞雪戴好了面纱,脸上的笑容印射在了千仞雪的双眸之中。

“所以,你与你母亲的心结问题,必须要尽早的解决掉啊。”

听到陆枭的话,千仞雪面纱下的嘴角微微上扬。

这才是真正的原因吧!

让自己知道自己和母亲之间关系不好的原因,然后再借着这一次见面想办法去弥补,这么一来等到她去接受天使之神传承的时候,就不可能带着杂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