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3章 这人脑子有问题吧!(1 / 2)

第853章这人脑子有问题吧!

“如果不是真的,我会送一千亿给海军?”

泰佐洛继续端起了酒杯,眼神中充斥着疯狂。

芭卡拉张了张嘴,没有说什么。

对于自己老板的过去,芭卡拉是有不少的了解的,所以当芭卡拉看到文件上的一些信息的时候,她心中居然也涌起了一种疯狂的冲动。

好在她将之压了下去。

“老板,我先去处理一下古兰·泰佐洛内部的事情,晚上再来和您讨论一下之后该怎么办。毕竟,如果您真的准备掺和进去,一千亿贝利,那只是用石子打一个水漂。”

泰佐洛点了点头,很是满意的看着芭卡拉退了下去。

房间重新恢复了平静,泰佐洛的手指一下,两下······慢慢的敲击着自己的黄金座椅扶手。

“天龙人,世界政府······你们夺走了我的史黛拉!那我就让你们毁灭!!!”

“哈哈哈~我泰佐洛别的没有,就是有钱!”

“居然将海军三分之一的军费拿去给地下皇帝交易军火!哈哈哈~不是深入调查,我还真的不知道有这种名堂!”

“如果说,你们不要海军的话,老子要!一但海军有了另一个金主,那么你们的立场,又会怎么样呢!!!”

房间内,泰佐洛的低吟充斥着疯狂与喜悦。

自从得到了金金果实到现在,已经十五年了!

十五年来,泰佐洛没有一天不在痛恨自己,为什么自己不能早一点获得这种力量!

眼睁睁看着史黛拉被侮辱,直至死亡,自己也成为了卑劣的奴隶,泰佐洛没有一天不是在压抑着疯狂中度过。

古兰·泰佐洛内部充斥着能让他控制别人的金粉,这就是泰佐洛内心疯狂的证明!

但是,他没有力量,虽然说他掌握着世界上百分之二十的贝利,但是那玩意随时都可能被人轻易瓦解,不说其他的,哪怕是一个七武海的多弗朗明哥他都要和谈,更别说世界政府了。

如果不是他每年贡献数千亿贝利给世界政府,那么他的古兰·泰佐洛早就被取缔了!

现在,他居然发现了世界政府和海军之间出现了裂隙,这种裂隙下隐藏的还有更不为人知的秘密,光是这两点已经足够他赌一波了!

在得到这些资料的时候,他可以说是欣喜若狂,所以在赤犬派遣一笑和荒牧来到这里的时候,泰佐洛只是简单的和荒牧过了过招,表示自己反抗过了,随后就很是爽快的将一千亿贝利送上。

本来赤犬自己都觉得狮子大开口只是想要五百亿的,但是泰佐洛也是一个聪明人,知晓了罗被邀请之后,立刻就明悟过来自己该做什么了。

手术果实的出现代表着什么,十年前就已经崛起的他不可能不知道,为了能加大自己在海军那边的“话语权”,他大笔一挥,直接一千亿送上!

“这可真的是让人吃惊的消息呢!”

泰佐洛将手中的酒杯丢了出去,被一团黄金接住放好,他手掌一摸,一张照片就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画面之中,一个头大如山的老男人,正在和一个穿着绿色斗篷的男人交流。

而在他们的远处,还有一个身穿黄白条纹西装的男人正“优雅”的抽烟。

这照片代表着什么?

代表着,他泰佐洛所期待的疯狂时代,即将到来!

而他所要做的,就是给海军清扫所有黑暗中的绊脚石!

“闹吧!!闹吧!!海贼终究只是小打小闹,赤犬,多拉格,我期待着你们带着我登顶玛丽乔亚,让史黛拉安息的那一天的到来!!!”

这一天的古兰·泰佐洛,仿佛一直处于轻微地震中一般。

不少的游客都表示很担心安全问题,但是芭卡拉出面解释了一下,因为古兰·泰佐洛经过了一个地震频发的地带,所以稍有震感,不需要紧张。

············

海军本部,马林梵多。

青雉和黄猿第一次觉得赤犬的脑子是真的好用!

这边世界政府刚刚削减了海军一百五十亿的军费,那边【黄金帝】泰佐洛就决定入伙,直接拉回来一千亿的贝利······

这着实有些恐怖,当打开了那一艘被拆除了大量装备的中型游轮的时候,绿花花,整齐齐的贝利让当时看到的这三位都有些脚软!

天知道,他们的工资其实并不高,很多时候都是凭着一腔热血在战斗。

现在有了钱,该怎么花呢?

这一点已经退休的战国元帅表示分外眼红!

他当元帅的时候,可从来没有过这么多钱给他挥霍!

于是乎,在赤犬颤抖着手的情况下,一百艘军舰的订单就下达到了水之七都。

另外还有数十亿的贝利被隐秘的送入了多弗朗明哥的手中,这是祗园推动的。

为了什么?

当然是为了火药与铁器!

作为大将候补,她看到的东西更多,现在的海军虽然看起来很是强势,但是兵不强马不壮。

强兵可以靠征兵和锻炼,但是好马还要配好鞍,没有足够的军火的话,海军是无法在大海上贯彻自己的正义的。

而多弗朗明哥作为王下七武海,他和海军之间的交易,是比外面的市场价,要低不少的。

用黄猿突然冒出来的一句人话就是,海军,不能在军火上,再次被限制了!

有钱,咱腰杆子就硬气!

有军火,那么咱就可以抬起头看人!

海军元帅的办公室内,赤犬摸着自己手边刚刚被人送上来的玫瑰花,心中感慨万千。

这是来自新世界一座春岛的玫瑰,摘下来的时候就被人用特殊手法保持了新鲜,到他手里的时候依旧是花香四溢。

他本就是爱花之人,这种礼物实在是没有办法拒绝。

而送他礼物的人,正是新晋的王下七武海,【黄金帝】吉尔德·泰佐洛!

“青雉,你说泰佐洛到底是什么意思?”

赤犬轻轻抚摸了一下那呈现鲜红色的玫瑰花瓣,头也不会的询问着悠闲喝茶的青雉。

“这谁知道呢?”

青雉摇了摇头,这两天发生的事情,他也看不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