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五章 家乡月(1 / 2)

“夫君,都这个时间了,你去干什么呀?”

齐韵正在动作娴熟的收拾着桌案之上的碗筷,看到自家夫君轻摇着手里的万里江山镂玉扇直奔殿门外走去,下意识的柔声询问了一声。

同样正在收拾着碗碟的三公主,齐雅,青莲姐妹们等人听到了齐韵的话语,一时间纷纷神色好奇的相继转身朝着柳大少望了过去。

柳明志脚步不停地回头看了一眼齐韵,女皇她们一众姐妹,笑呵呵的直奔放在殿门后的摇椅走了过去。

“才刚吃过晚饭,反正也睡不着觉。

为夫我去殿门外吹吹凉风,赏一赏今晚的月色。”

听到了自家夫君的回答之言,齐韵嫣然浅笑的点了点头。

“哎,妾身知道了,夫君你先去殿门外赏月吧。

妾身姐妹们收拾好了桌案上的东西以后,就出去陪着你一起赏月。”

“好的,为夫我去殿外等着你们。”

柳大少朗声回应了佳人一声后,随意的提起了一边的摇椅,大步昂扬的继续朝着殿门外走去。

齐韵收回了自己的目光,浅笑着看向了一边的小可爱。

“月儿。”

“哎,月儿在,韵娘亲?”

“你马上去外面通知一声,让人过来把这些碗筷,盘子和碟子什么的送到厨房那边去。”

“嗯嗯嗯,月儿马上就去。”

小可爱笑嘻嘻地回应了一声,立即动身朝着殿门外小跑而去。

薛碧竹目送着小可爱疾步远去的倩影,立即放下了手里的碗筷,莲步轻移的走向了斜对面正在默默地收拾着碗筷的任清蕊。

黄灵依见此情形,也连忙放下了自己手里的盘子,疾步跟了过去。

“清蕊妹妹。”

“清蕊妹妹。”

薛碧竹姐妹二人相继的来到了任清蕊的身边之后,神色有些复杂的异口同声的喊了一声。

任清蕊本来正心不在焉的,纯粹全靠本能的收拾着面前的碗筷,突然听到了薛碧竹姐妹二人的声音,下意识的抬头望去。

当她看到了不知何时来到了自己身边的薛碧竹和黄灵依姐妹二人,俏脸之上的表情微微怔然了一下。

“碧竹姐姐?灵依姐姐?

怎么?怎么了?”

薛碧竹轻轻地抿了几下自己的红唇,眼神愧疚的看着任清蕊轻叹了一口气。

“唉!”

“清蕊妹妹,真的是非常的抱歉。

姐姐们之前明明说好的要一起帮助你,促成你和夫君你们两个人之间的好事的。

结果,中间却发生了这样的情况。”

等到薛碧竹的话语声刚一落下,黄灵依便急忙娇声附和了起来。

“对对对,清蕊妹妹,实在是太抱歉了,姐姐我也没有想到事情居然会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任清蕊看着两位好姐姐俏脸之上愧疚的神色,目光怅然的转身朝着殿外凝望而去。

不一会儿。

她悄悄地收回了目光,浅笑着对着薛碧竹姐妹二人轻轻地摇了摇头。

“碧竹姐姐,灵依姐姐,你们不要这么说。

妹儿我的心里非常的清楚,这种情况根本就不怪你们两个的。

那句俗话说的很好,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妹儿我刚才在吃晚饭的时候仔细的想了很多,也已经想清楚了。

关于妹儿我和大果果我们两个人之间的感情之时,终究是强求不得的。

我们两个将来最终能够走到了哪一步,一切就全看天意了,顺其自然的该怎么样就怎么样也就是了。”

任清蕊娇声细语之间,笑眼盈盈地对着齐韵,三公主,云小溪她们一众姐妹们轻轻地福了一礼。

“众位好姐姐们,因为妹儿我的事情,最近的这段时间真的是辛苦你们了。

妹儿我在这里给你们行上一礼,多谢好姐姐你们对妹儿的美意了。”

听着任清蕊这一番语气平静淡然,完全听不出是悲是喜之意的话语,齐韵她们一众姐妹们瞬间纷纷为之动容。

“清蕊妹妹。”

“清蕊妹儿。”

“蕊儿妹妹。”

“唉,傻妹妹呀!”

“蕊儿妹妹,你呀!”

“诸位姐姐们,你们不用为妹儿我担心,我没事的。

妹儿我刚才跟你们说的那些话语并非是在故意的宽慰你们,而是全部都是我真正的心里话,我真的已经想清楚了。

虽然妹儿我跟众位姐姐们你们一样,也是想不明白大果果他为何一直都不愿真正的要了妹儿我的身子,但是这一点已经不是特别的重要了。

妹儿我知道大果果的心里面真的有我,也就已经足够了。”

齐韵随意的放下了手里面已经迭在一起的盘子,娥眉轻蹙的轻轻地叹息了一口气。

“唉,傻妹妹,真是委屈你了。

夫君他是什么样的性格,姐姐我是再了解不过了。

他以前明明不是现在这个样子的,姐姐我也想明白,这几年里他怎么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了呢!”

女皇黛眉微凝的放下了手里的整理好的碟子,忽的抬起自己白嫩的玉手直接用力的拍在了身前的桌面之上。

“姐妹们,让我说咱们也别在这里不明所以的考虑这些,考虑那些的了。

咱们姐妹们私下里直接给那个没良心的家伙在茶水,或者酒水里面来上半包那种助兴的药物也就是了。

其它方面的问题先不管,先让那个没良心的家伙跟清蕊妹儿把生米煮成熟饭了再说。

只要把生米给煮成熟饭了,没良心的他是认也得认,不认也得认。

想要给吃干抹净不认账,那是门都没有。”

听着女皇这一番十分豪放且大胆的话语,齐韵,慕容珊,凌薇儿她们一众姐妹的脸色瞬间变的古怪了起来。

任清蕊经过了最初的愣然,反应过来以后登时忙不吝的摆了摆手。

“婉言姐姐,不行的,不行的,千万不能这么做呀。

妹儿我就算再怎么想要成为大果果他的真正的女人,也坚决不能做出来这样的事情啊!

那样的话,纵然是大果果他要了妹儿我的完璧之身,妹儿我也成了她真正的女人,我也不会高兴的。

婉言姐姐,男女之间的感情应该是那种你有情,我有意的心甘情愿的结合在一起。

而不是那种,需要借助外物来完成的感情。

姐姐,妹儿我不想要我和大果果之间的感情之事是出自于外在的原因。

这样的结果,不是妹儿我想要的结果。”

见到任清蕊的反应,女皇神色无奈的摇了摇头。

“哎呀,傻妹妹呀,要姐姐我来说你就是太过优柔寡断了。”

“啊?婉言姐姐,妹儿太过优柔寡断了吗?”

女皇看到任清蕊有些愣然的反应,毫不犹豫的轻点了几下螓首。

“没错,蕊儿妹妹你就是太过优柔寡断了一些。

傻妹妹,姐姐我这么跟你说吧。

想当年,你姐姐我和那个没良心的最开始的时候。

我们两个人最初之时也仅仅只是因为某些特殊的原因,忽然的就有了夫妻之实而已,并没有什么太过深厚的夫妻之情。”

女皇说着说着,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事情,突然双眸微眯的蹙起了精致的娥眉。

“呃!呃!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