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八十七章 密话(上)(2 / 2)

林年说完后默然了数秒,望着孤寂的内院说,“我需要一个理由。”

“硬要说理由的话,那大概是方向吧。”李获月开口了,“我们一直以来都走错路了,自然需要有人站出来,把道路重新铺回正轨。”

“确定正统方向的人应该是那几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宗长’。”林年说,“我以为你会很尊敬他们,以之马首是瞻。”

“最开始见到你的时候,我也以为你会很尊敬你的校董,以之唯命是从。”李获月回答。

“.”林年点头。

“宗长们趋之若鹜的方向是什么,能让你如此厌恶,不惜做出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来?就我看来,正统的方针似乎一直以来都没有什么改变,也从未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如果真的在预谋什么很糟糕的事情,那么秘党理应知晓并且防备,但就我这里没有得到任何的风声,正统百年如一日都只是在.稳步发展?”

林年忽然发现自己找不到什么好的词语来形容正统长久以来的趋势,他们从不争夺霸权,也不为屠龙的使命献出热血,他们对金融和土地浅尝即止,只维持最小的需求量,欧洲的混血种们曾经都警惕着东方盘踞的各个宗族联合体埋藏的野心,但到头来,那只沉睡的巨龙似乎真的睡过去了,偶尔翻个身让所有人知道他没有死去。

“.”林年微微皱眉,他发现自己可能真的从没有真正了解过正统。

见到林年的思考,李获月缓缓说道,“人生不过三万天,借副皮囊已,生命无永恒,时间一到,该老的老,该走的走,临了空空,没你也没我,无一物带走。”

林年顿了一下,低头见到茶具上那水痕涟漪倒影的李获月的垂眸。

“听说过酸碱体质理论吗?”她问。

“没有。”林年摇头,然后等待下文。

“那是一个简单的概念:体质偏酸会生病,纠正酸性、酸碱平衡就能治愈疾病,回复健康。”

“听起来很扯。”

“你不信?”

“傻子才会信。”

李获月点头,“这的确是一个骗局,“酸碱体质”最早是由一个美国骗子提出来的,创办了一个募捐会,希望世界各方的有钱富豪能为他研究长生之法进行资助。”

“真傻子才会上当,有钱人比他想象的要聪明。”林年摇头,不太懂她提起这个做什么。

“我们投了一个亿。”李获月说,“欧元。”

林年抬了抬眼皮,眼睛略微显得睁大了一些,然后恢复正常,“.那你们是真的牛逼。”

好气又好笑,他有些想不到正统会在这种事情上拿这么丰厚的资金打水漂。

“神龟虽寿,犹有竟时。腾蛇乘雾,终为土灰。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我生待明日,万事成蹉跎。千秋万载,不过弹指一挥间;百年人生,不过短短须臾泡影。”

“长生。”她轻声说,“宗长们一直在求长生。”

“长生一直以来都是一个长久的命题,从秦始皇东海炼丹,到西王母不死药,从西游记中唐僧肉长生不老,到闻一闻便可延年益寿的蟠桃,世世代代,从未停息。”

“那些都是神话。”林年提出异议。

“龙族也是神话。”李获月淡淡地说,“你不可否认,这个世界上的确存在长生之物,并且就在我们的身边。”

林年沉默了些许,凝视李获月,“我不太明白这和你想去台上唱第五出戏有什么关系,上位者求长生这种事情并不少见。”

李获月说,“刺秦之声,自始皇帝求仙药开始日益水涨船高。”

“所以你是担心那些宗长们为了长生走火入魔,一直做出错误的决策,直到将正统这艘大船开去撞上大山,沉入礁底?”林年试着理解李获月的想法。

正统的宗长们为了长生越来越疯狂,无所不用其极,正统以后的路自然也会越走越偏,李获月作为正统的“月”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所以在大乱之前提前先下手为强,拨乱反正,倒也是符合情理的发展。

“.”林年望向李获月被夕阳照红的那张似是没有染上什么多余颜色的脸庞。

他心里有个声音告诉他,这件事没那么简单。

果不其然,下一刻,李获月说,“其实长生的办法,宗长们已经找到了。”

林年微微一怔,盯向李获月。

“听说过换血延寿疗法吗?”

林年微微皱眉,轻轻点头。

普世的换血延寿疗法的概念最早源自2005年Nature的一项研究。该研究通过外科手术建立年轻小鼠和老龄小鼠异体共生模型,使它们共享血液、器官和环境,观察对衰老的影响。

实验结果的发现,年轻小鼠体内环境会促进老龄小鼠的肌肉再生能力和肝脏的增殖能力,这种促进作用是由于老龄小鼠组织局部前体细胞的激活实现的。

这项研究从而得出结论,年轻的系统性环境能让衰老的前体细胞恢复活力。该论文发表后,引发了一阵研究年轻血液延缓衰老的热潮,后续逐渐成为这一领域的奠基之作。

林年真正了解换血疗法的契机却是之前一次歌剧院中的拍卖会,那款名为“水蛭药剂”的出自皇帝一方的产品,根据当时主持拍卖会的pa所言,水蛭药剂的根本的理念也是通过水蛭净化龙血的毒素,将干净的血液换入受术者体内,让龙血活化干枯衰老的身躯,治疗疾病,得到重生。

同时,也是那一次,皇帝向他第一次伸出橄榄枝,承诺可以利用水蛭药剂的技术将苏晓樯改造成混血种,延长她的寿命,让她能真正地登上舞台。可最后林年拒绝了,毫不犹豫的。

林年还未再说什么,正在沉思之时,在她身旁的李获月站了起来。

她拿起一根桌上的竹筷走到了屏风前,口咬竹筷抬起双手将黑色长发挽起,右手插入竹筷做发簪,背向林年,双手交叉捏住那身白色T恤的左右衣角,轻轻一翻脱去了自己的上衣遮盖的白色T恤,将赤身那美丽到令人晕眼的胴体暴露在了夕阳的红光里。

“你要——”林年话没说出口,目光就骤然锁在了李获月后背髂骨翼的位置。

那是靠近腰椎的地方,有着一个银色的小孔,就像一根空心的针管,深深插入固定在了女孩的身体内。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