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四十二章 何日不是元宵(1 / 2)

剑来 烽火戏诸侯 3128 字 1个月前

(祝大家元宵快乐,龙年大吉~)

浩然天下的陈平安,宝瓶洲的落魄山,无形中成了一处兵家必争之地。

就像那号称天下之腰膂也的雄城巨镇,任你是再大的大势,还是绕不过去。

欲知谜底为何,要问此山此人。

老秀才既忧心又揪心,轻轻抽动鼻子,嗅了嗅,好似翻开一本兵书,如闻浓重硝烟味。如何是好?

事关重大,小陌和谢狗立即赶来院子,便听到老秀才小声提醒道“羡阳,切记,不要冲动行事。”

刘羡阳故意板着脸说道“放心,刀斧手都是先等摔杯为号再砍人的。”

谢狗有些佩服刘羡阳的定力,这家伙真是心大且宽。

姜赦那厮说来就来,自家山主说打就打,都不是啥客气人呐。

空手登门本就讨人嫌,你们倒好,不借机攀个亲戚就算了,反而跟讨债鬼似的。这事闹的,该怎么收场?谢狗憋了一肚子闷气,忍不住斜瞥一眼五言,后者还以好友一份歉意笑意,对不住,连累道友了。

老秀才哑然失笑,拍了拍刘羡阳的胳膊,“不要总觉得亏欠陈平安什么。”

一座灵犀城代城主的私家庭院,当下就数女修五言的处境最为尴尬,刚登船那会儿,她兴许还能算半个外人,如今却是半个仇寇了。妇人几次望向裴钱,都是一厢情愿,得不到那边任何回应。可是能够多看裴钱几眼,五言却已经心满意足,不是那种让人一见便觉惊艳的容貌,扎丸子头发髻,露出高高的额头,细长的眉眼,冷冷清清的神色,裴钱哪怕遇上这种措手不及的变故,依旧眼神坚毅,没有半点失魂落魄的颓丧气态。

大概在五言眼中,这般出类拔萃的女子,不唯有近代百年,不唯有浩然天下,是有史以来,整座人间的木秀于林者。

裴钱越是如此“出息”,就让五言愈发觉得愧疚,当面而立,无言以对。

刘羡阳沉默片刻,说道“荀先生可能想岔了,要说为了朋友两肋插刀,豁出命去不要了,陈平安做得到,我当然也做得到,所以我不觉得如何亏欠陈平安,没必要,摊上我这么个不着调的朋友,该他陈平安倒霉,刘羡阳该说什么话,该做什么事,该如何跟朋友相处,一直心里有数,没变过。可是这么多年来,一想到他当年到处求人,求药铺杨掌柜救人,求邻居王朱讨要槐叶,求督造宋长镜讨要一个公道,我就心里难受。”

老秀才嗯了一声,抬臂握拳,神色恍惚间,轻轻敲了敲心口,“感同身受。比如我也是很后来,才知道那么骄傲的一个学生,只是为了帮先生多卖出百来本书,就在酒桌上跟人低头敬酒。每每想起,心里也难受。”

穿着、换过一双双草鞋走过那段惨淡岁月里,刘羡阳的存在,之于泥瓶巷的陈平安,恍如一直活在隆冬严寒里,可哪怕天是灰蒙蒙的,未来总是瞧不真切,可到底心中明了,那天上,是有太阳的。

不独有陈平安,许多出身相似、境遇相仿的黯淡人生,就像长久走在一条狭窄阴暗的小巷,偶尔抬头看天,总归有一线光亮,如同一条……出路。

刘羡阳径直问道“姜赦到底是怎么想的?”

他毕竟不是小陌、白景这类写那些亲笔书写老黄历的远古道士,人物的性格一事,唯有亲身领教过,才有定论。

实在是,若是真心要与裴钱认亲,何必故意跟陈平安结仇。

老秀才满脸为难道“要问为何当好人做好事,归根结底,总是一种心思。若说为何不近情理,枝叶繁芜,就有千般缘由。”

哪怕姜赦的道侣还在场,小陌说话就不太客气了,“好猜,姜赦无非是将兵家初祖的头衔看得极重,将裴钱看得很轻。”

这还是因为裴钱当场,小陌不忍心说重话。远古岁月,修道之士,慕道念头坚定、道心纯粹一说,绝非溢美之词,远没有后世诸多被善恶、好坏所困扰。无论是佛门的伏心猿降意马,还是例如道家

的斩三尸之法,或是炼气士笼络概括,一言以蔽之的“心魔”,都是修道路上的大寇,求仙得真途中的“山中贼”,裴钱既然是昔年姜赦独女那一世的仅剩一丝粹然“恶念”,就必然是这一生证道契机所在,当断则断,心境上不可有丝毫的拖泥带水。

大寇是吾心,道贼在自己。

“好不容易等到三教祖师散了道,姜赦想当然,觉得有机可乘了,就要再来一场开天辟地的壮举,要为新篇章做个序文,总觉得舍他姜赦其谁。杀了我家公子,立即昭告天下,好似战场上的斩将夺旗,他姜赦就有了声望,方便他聚拢兵马,一鼓作气,掀翻旧天地。”

说到这里,小陌嗤笑一声,“他姜赦,这兵家。一万年了,还是老样子。”

五言欲言又止,终于还是止住了话头。她还是担心火上浇油。

小陌说道“只是不得不承认,古往今来能成大事者,往往是姜赦这种狠得下心的枭雄,最擅长杀英雄。”

老秀才有意无意岔开话题,笑道“一般而言,身陷死地,危难之际,爱而从之者,或有一二,不敢奢望再多了。我这学生,却有你们都肯为他出死力,不计代价,说明他做事是公道的,做人是可取的。有这样的关门弟子,我这当先生的,眼光是好的,心里是自豪的。”

老秀才一边自言自语,一边开始在院中踱步,时不时伸展手臂,扭动脖子,就像那上了年纪、致仕还乡的老人,慢慢走着,临时起意,“反正急也急不来,不妨手谈一局。有无高手?帮忙讨个好彩头嘛。哈,‘客问淮上利害’,答曰‘孩儿辈破贼矣。’岂不美哉。”

可惜没有人答应陪老秀才下一盘棋,谢狗见有些冷场,她最受不得这种谈天把天给谈空了的尴尬场景,便自告奋勇道“我来我来!”

老秀才想了想,看着那个跃跃欲试的貂帽少女,估计是个喜欢说“让我悔一步”的臭棋篓子,还是摆手道“算了算了,下棋最费精神,就不空耗心力了。”

老秀才捻须沉吟许久,没来由说道“道祖五千言,其中有说损有余而补不足,天道也。人之道,损不足以奉有余。唯有道者,能有余以奉天下。”

刘羡阳点头道“这就是如今山上仙家‘供奉’一说的依据。”

天生地养,是为供给。登山修道,当需奉还。这种欠债还钱,就是天经地义。

老秀才感伤道“人间有余者太多闲余,不足者毫无立锥之地,最少数量的人,拥有了最多的物,就是一种头重脚轻,如人得病,昏昏沉沉。大道运转却不会停息,所以就要变天,就会有诸多预兆,异象横生,山下世族门阀的田地,山川灵气的归属,世俗的金银财宝,山上的神仙钱,等等,都要全部打散,重新布置一番。于是就有了三教祖师的散道,试图平和天地,调和阴阳。万事开头难,他们想要给一本写了万年的旧书,收个尾,再为人间新篇,开一个好头,写个还算漂亮的楔子。”

五言终于开口说话,这句话分量很重,“更需要有人,来替天行道。”

当年蛮荒周密是如此心思,如今青冥天下的那个张风海,想必也是如此,做法不同,道路有异,却是一般无二的大志向。

刘羡阳找了个地方,背靠廊柱,双臂环胸,开始闭目养神。

谢狗扭扭捏捏,说了句略有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嫌疑的公道话,“不管怎么说,姜赦都是登天一役过后、共斩兵解之前的第四人。”

姜赦毕竟是远古人间所有道士公认的第四人。

所以她的言外之意,再简单不过了,姜赦这尊兵家祖师爷,真的很能打,山主你一定要悠着点啊。

不必求胜,活下来就是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