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 硬茬子(1 / 2)

大医无疆 石章鱼 1919 字 2个月前

耿思建心里发毛了,卧槽!怎么还有?不可能啊,他特地交代过卫生问题,虽然他们用得食材不好,虽然他们经常多收费,但是他们的卫生还是过得去的啊,从来没有接到过这方面的投诉啊。

耿思建把心一横,反正都吃了,不在乎多吃一个,好事成双,凑够一副,伸手又捏了过来塞到嘴里:“糊了!”

杨振刚离得近,看得都恶心,他也拿出筷子扒拉一下自己的菜,毕竟和许纯良打得同款,不扒拉还好,一扒拉里面居然有只死苍蝇。

杨振刚也火了:“耿思建,你特么太黑心了,菜里有苍蝇!”

这下弄得所有职工都不敢吃饭了,一个个端着餐盘围了上来,耿思建激起了众怒。

许纯良看到时机差不多了,直接拿起餐盘拍耿思建脸上了:“你爱吃就吃个够!”

耿思建被拍了一头一脸的菜饭。

许纯良一带头,所有人都拿起餐盘拍向耿思建,一时间餐厅里狼藉一片。

保卫科长于向东率人闻讯赶来的时候,整个餐厅乱成一团,耿思建满身都是饭菜,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吞了两只苍蝇不说,还差点被同事围殴。

于向东看到许纯良在场,顿时明白了,今天这起群众事件十有八九是他给策动起来的,这小子还真是报仇不过夜。

于向东对联思建是一点同情心都没有,上午发东西那会儿不是挺牛逼吗?这会儿怎么不神气了?你丫得罪人之前也不先打听清楚,许纯良什么人?惹他能有好果子吃?只是许纯良的报复心也太强了,连半天都没过就杀上门来了。

杨振刚对此深有体会,当初他刚去医务处的时候想给许纯良一个下马威,没想到当即就被反杀,他算闹明白了,许纯良今天压根不是来吃饭的,就是存心闹事。

杨振刚认为那几只苍蝇出现的非常蹊晓,也没见到食堂里有苍蝇,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菜里,难道是许纯良放里面去的?他努力回忆好像没看到许纯良动手脚。

于向东劝大家冷静,当前平息众怒的最好方法就是把大家的饭钱给退了,耿思建满腹委屈,经今天这么一闹,以后谁还来食堂吃饭啊?

他还是想简单了,当天下午副院长高新华就把他给召了过去,劈头盖脸训了一遍,高新华让他认真检讨严肃对待这件事,幸亏闹事的是职工食堂如果是病员食堂,后果就严重了。

耿思建道:“高院,这件事是有人陷害我,我们食堂平时卫生管控特别严,别说苍蝇,就连蚊子都见不到一个,一定是许纯良往饭菜里偷偷放进去的。”

高新华气得拍起了桌子:“你自己的问题还赖别人?卫生不过关这件事我先放一边,人家让你多收钱了?”

“那是临时工干得,我回头就把她开除。”

高新华道:“你不要给我强调理由,自从你承包食堂,饭菜质量是不是每况愈下?本院职工对你们的不满由来已久,今天只是矛盾集中爆发罢了,你要是再不改进,肯定还会出问题。”

依着高新华的意思,直接就把耿思建给免了,但是他是赵飞扬的人,高新华不得不有所顾忌。

耿思建道:“高院,这不能怪我啊,物价不停上涨,医院还要求我们提供平价饭菜,我现在都亏钱。”

“觉得亏你别干啊!“离新华最烦这种得了便宜卖乖的人,医院每月给职工饭卡里打三百块钱,大家都消费在食堂,这些医护人员就是固定客源,再加上两干多张床位的病患和陪人,不知有多少人都盯上了食堂这个肥缺。

耿思建也是找到了赵飞扬的关系,才把食堂承包下来,这次发放节日礼品也是他找得关系,本院职工对这件事意见很大。

耿思建道:“高院,今天中午的事情就是许纯良挑起来的,他报复我。”

“你跟他有仇吗?好好的他为什么要报复你?

耿思建把今天上午发节礼的时候没给许纯良面子的事情说了,高新华心说你还知道怎么回事啊?许纯良报复你不是活该吗?

高新华道:“你们之间的私人矛盾我不过问,明天就过节了,你自己桶的篓子,自己处理好,如果这件事传到赵院那里,你也别干了。”

耿思建离开之后越想越是生气,今天赔了钱不说,还受了窝囊气,他在社会上也是有些关系的,思来想去不能这么善罢甘休,给他一拜老三杨大枣打了个电话,把今天的事情说了一遍。

杨大枣听完马上拍胸脯表示会帮他出气,杨大枣是个买卖人,好不容易才搭上了耿思建这条线,现在耿思建开口,他得有所行动,于是他联系了另外一位混社会的朋友,在东州响当当的人物丁四。

丁四接到杨大枣的电话,一听长兴医院的事情,马上就警觉起来,让杨大枣先告诉他,对方叫什么名字。

杨大枣一说是许纯良,丁四骂他瞎了眼,杨大枣连忙问怎么回事,丁四当然不能实话实说,就说许纯良是他兄弟。

杨大枣一听是自己人,顿时也蔫了,连连向丁四道歉,表示自己不知道,改天安排大家一起坐坐。

耿思建兜了一个圈子方才意识到许纯良他真惹不起,杨大枣给他支招,这件事归根结底都是他不让许纯良代领节礼引起的,让他赶紧给许纯良把东西送过去。

耿思建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还是决定认怂,临下班的时候,亲自拾着节礼给许纯良送到了医务处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