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一章 图谋不轨(1 / 2)

大医无疆 石章鱼 1961 字 2个月前

王金武下午又来了医院专程找到许纯良,本想约许纯良去门口吃点,许纯良表示不用这么麻烦,安排食堂炒了几个菜送到办公室。

王金武去镇上买了一斤狗肉,六个狗蹄子,从车上拿了两瓶梦九手工班。

两人就坐在茶几旁喝了起来,王金武心事重重,喝了两杯酒长叹了一口气道:「不公平啊,好人没好报,佟总这么好的人怎么就摊上这么个病。」

许纯良安慰他,现在只是怀疑,还没有最终定论,需要等到全面检查结果出来才能确定,相信吉人自有天相。

王金武专门问过老主任苗秀娟,知道这件事已经八九不离十,摇了摇头道:「佟总那个脾气,要是知道还不知道得多大反应。」

许纯良道:「他是战斗英雄,死都不怕还会怕白血病吗?

王金武道:「佟总盼了这么久,总算把儿子给盼过来了,没想到他又出了事情,我都不知道该跟他儿子怎么说。」

「实话实说呗,老子得了病,儿子有知情权。」

王金武想起了什么掏出手机,找出一张舒远航的照片,递给许纯良看,许纯良接过他的手机看了看,照片上的男子白白净净带着黑框眼镜,看起来文质彬彬充满了书卷气,和佟广生粗犷的形象完全不一样。

王金武道:「三十岁了,九七年就离开了佟总,被他妈妈带去了马来,佟总这些年都没有他们娘俩的下落,十二年前才联系上,佟总的前妻得了绝症,担心她死后孩子没人照顾,佟总接到电话第一时间飞去了马来,尽管如此还是没来及见他前妻最后一面。」

许纯良好奇道:「都相认七年了,这个舒远航没有认祖归宗?」

王金武摇了摇头道:「估计是父子两人有隔阂吧,我听佟总说,这些年舒远航拒绝他的资助,仍然留在海外,中间还失联了一段时间,去年不知什么原因又联系上了,两人的关系有所缓和,我听说舒远航现在也是事业有成。」

许纯良望着照片上的舒远航:「他这次回来是认祖归宗?」

王金武叹了口气道:「希望是吧。」

许纯良道:「王哥,你跟佟总是怎么认识的?」

王金武道:「他是我的恩人。」

其实他就是当年为了掩护佟广生而栖牲的滇西战友的侄子,在他伯父牺牲之后,佟广生就承担起了照顾他们一家的责任,一直到现在。

王金武的父亲后来成为了一位缉毒警察,在他五岁时牺牲,他母亲不久后改嫁,佟广生干脆将他带在身边,供他上学,抚养成人,他大学毕业后就直接来到佟广生身边工作,可以说王金武一直将佟广生当成父亲看待。

佟广生得了白血病,内心受到打击最大的就是王金武,他仍然无法忘记得知父亲牺牲的那天,极度伤心却哭不出来,他一个人跑到了茶树园中,在大雨中抱着那棵古老的茶树,就像抱着父亲魁梧的身躯,他用尽身体所有的力量,都感受不到父亲的温暖。

天黑了,他又冷又饿,甚至听到饿狼的嚎叫,他不想回去,还是抱着那棵茶树,因为他觉得放开之后父亲就再也没有回来的希望。

就那样他在雨中睡去,当他清醒过来的时候,趴在一个宽厚坚实的背脊上。

王金武说不出话,只是紧紧搂着那人的脖子,小脸贴在他颈部的皮肤上,他感到了熟悉的温暖,那也他第一次叫父亲之外的人爸爸,也是最后一次。

今天他又产生了那天同样的感觉,王金武聊着往事,双目泛红,一个人少年的经历通常可以影响到一生,王金武的内心彷徨无助,已经完全乱了方寸。

许纯良安慰他道:「王哥,你也不用太担心,就算佟总真得了白血病,以现在的医学手段也是可以

治愈的,我们回春堂就有生脉益血的方法。」

王金武摇了摇头道:「佟总不相信中医的,他的左腿就是因为中医耽搁的,所以你最好别在他面前提起中医的事情。」

许纯良第二天上午又去了湖山镇政府,梅如雪刚从县里回来不久,正在办公室收拾。

许纯良留意到,自己送给她的那幅字已经裱好了挂在她的身后,许纯良调侃道:「过去听人说把名字刻在脑门上,今天我算见识到了。」

梅如雪瞪了他一眼道:「价就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我这不是表达对你作品的尊重嘛。」

许纯良想去沙发区坐下,梅如雪递给他一块抹布,让他帮忙擦擦灯管。

许纯良道:「这种杂活还需要镇长大人亲自动手?」

梅如雪道:「下午卫生大检查,我得以身作则,把平时清理不到的卫生死角解决一下。」

许纯良将灯管擦了一遍,梅如雪让他别急着从凳子上下来,接过抹布淘干净之后,又递给他。

许纯良擦着擦着忽然身体剧烈颤抖起来,梅如雪紧张了一下,随即想起自己早就切断了电源,啐道:「装,接着装,就你这演技,去横店跑龙套连盒饭都混不上。」

许纯良知道被她识破,哈哈大笑起来:「梅镇长目光如炬,我在你面无所遁形。」

梅如雪道:「下来吧。」

许纯良从凳子上跳了下去,来到水池边洗了洗手,梅如雪把毛巾递给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