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七章 喜笑不休(1 / 2)

大医无疆 石章鱼 1937 字 4个月前

许纯良又道:“导航过来的,停车的!”

等了一会儿,仍然没有人回应,花逐月建议道:“要不咱们先去找周绍雄?”

许纯良道:“我先去里面看看。”他攀在铁门旁的围墙上爬了上去。

花逐月指了指大门上的摄像头,意思是他的一举一动应该被里面的人全都看到了。

许纯良才不管什么摄像头,监控可不是为了保护罪犯的。

许纯良正要翻越围墙的时候,看到一个扎着麻花辫的小女孩朝这边走了过来,手上牵着一头牛犊大小的狼狗,小女孩昂起头望着许纯良,狼狗咆哮着,准备冲上去教训这个不速之客。

许纯良暂时不得不成为了一个骑墙派,有些尴尬,咧开嘴笑着打了声招呼:“嗨!你是子纯吧?”

小女孩充满警惕地望着他:“你是谁?为什么要爬我们家大门?说!”

许纯良道:“我是你爸的朋友……”

“撒谎!”黄子纯松开了狗绳,狼狗向围墙狂奔,直奔许纯良,这条受过训练的狼狗可以轻松攻击到围墙上的许纯良。

狼狗即将做出腾跃动作的时候,许纯良的目光陡然变得杀气腾腾,强大的威压从四面八方压榨着狼狗的内心。

许纯良怒吼一声,那条狼狗被他的威势吓住,冲刺的过程中来了个急刹车,身体因为惯性原地翻滚。

黄子纯还没闹明白怎么回事,许纯良已经从围墙上跳了下来,大步走向那条狼狗,从地上爬起的狼狗,看到他不断逼近,吓得连连后退,口中呜呜不已,像是受到了多大的委屈。

黄子纯有些害怕,呵斥道:“大威,上!”

那条名叫大威的狼犬,非但没有冲上去攻击许纯良,反而吓得转身就逃。

许纯良向黄子纯笑道:“你不用怕,我是来帮你的。”

此时院落深处传来一阵笑声。

哈哈哈,哈哈哈哈……

许纯良皱了皱眉头,这笑声听起来就不正常,他循着笑声望去。

却见一个高瘦的男子一瘸一拐地向这边走来,手中握着一把菜刀,他脸上想做出凶恶的表情,但是却控制不住笑。一边走一边笑。

花逐月听到里面的动静,因为担心许纯良出事也爬上了墙头,看到眼前一幕,吃了一惊,那名握刀的男子就是黄九城。

黄九城是想保护自己的女儿,一边笑一边威胁道:“给我滚出……去……哈哈哈……哈哈哈……不然……我……砍死你……”

都说笑一笑十年少,可凡事都要有个度,笑也是如此,不分场合,无缘无故的大笑,而且自己无法控制,那就是病了。

在中医上,黄九城这种症状被成为喜笑不休。

《灵枢本神第八》有这样一段话:

肝藏血,血舍魂,肝气虛则恐,实则怒。脾藏营,营舍意,脾气虛則四肢不用,五脏不安,实则腹胀经溲不利。心藏脉,脉舍神,心气虛则悲,实则笑不休。肺藏气,气舍魄,肺气虚则鼻塞不利少气,实则喘喝胸盈仰息。肾藏精,精舍志,肾气虛则厥,实则胀,五脏不安。

必审五脏之病形,以知其气之虛实,谨而调之也。

《素问调经论篇》也有类似的记载。

五脏虚实病症,在中华医经中记载得清清清清楚楚。

喜笑不休乃心实证。

许纯良打量着这瘦的好像一阵风就能吹倒的男子,断定他就是黄九城无疑,心中暗叹,这黄九城当年也是民间借贷的风云人物,想不到沦落到如今的地步,不无嘲讽地望着黄九城道:“那你来砍我啊!”

黄九城千门出身,最擅长虚张声势,坑蒙拐骗,可现在他的身体条件不允许,就他目前这个样子,别说砍人,就连拿一把刀都费劲,他根本控制不住笑声。

不知内情的人,或许会觉得奇怪,这个人有什么可开心的事情,时时刻刻都在笑,可许纯良听出他五脏六腑的机能已经紊乱,黄九城说话的时候声音嘶哑,这应该是长时间的大笑导致咽喉充血所致。

黄九城一边向女儿招手,一边向前走去,可惜下肢无力,脚下一软,扑通一声摔倒在地上,手中的菜刀也飞了出去。

菜刀刚好落在黄子纯的脚下,她躬身捡起地上的菜刀。

黄九城看到女儿捡起菜刀,心中又是担心又是害怕:“哈哈哈……不要……哈哈……啊……啊……嗬嗬……”他终于止住了笑声,可此时又哭了起来,哭得不能自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