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八章 人小鬼大(1 / 2)

大医无疆 石章鱼 1927 字 2个月前

钱花了不少,效果全无,他们决定出院。

黄九城经历了这么久的折磨,精神几经崩溃,其间自杀了一次,被发现救回,家里只有老母亲和女儿,母亲要外出赚钱给他治病,他身边又离不开人,只能让女儿黄子纯办理休学,在身边片刻不离地守候。

生怕一离开他,他就会再寻短见,黄九城也曾经风光一时,现在落到如此下场,应该说是他咎由自取,他之所以选择自杀,是不想拖累母亲和女儿,从这一点来说,他还算有些良心。

喜笑不休是心的实证,心五行属火,火生士,即土为火之子,所以心经的实证应选择神门穴。

神门:神,与鬼相对,气也;门,出入门户。该穴属手太阴心经,神门的意思是指心经体内经脉的气血物质由此交于心经体表经脉。

神门穴因有地部孔隙与心经体内经脉相通,气血物质为心经体内经脉的外传之气,其气性同心经气血之本性,为人之神气,为心经气血物质的对外输出之处。

神门穴属土,气血物质运行变化为在本穴聚集后又不断地散热蒸发,有土的固定不移之性,故本穴属土。

许纯良取出随身携带的针囊,选择腕横纹尺侧端,尺侧腕屈肌腱的桡侧凹陷处的神门穴下针,实则泻其子。

以泻法来治疗黄九城的心实症。

《难经》根据《灵枢本输》提出了母子补污法,即:将阴经井荥输经合五输以木火士金水为属性;将阳经以金水木火士为属性,用五行相生的顺序,与五脏五行所属相合,生者为母,所生者为子,排列成补母泻子的补泻方法。

《难经七十三难》提出补泻的要求:诸井者,木也,荥者,火也。火者木之子,当刺井者,以荥泻之。故经言补者不可以为泻,泻者不可以为补,此谓也。

许纯良取出两根毫针,先后刺入黄九城的左右神门穴,以泻法泻去土属性的气血物质,以改善心实之症。

黄子纯虽然年龄不大,可是经历的苦难要比同龄的孩子多得多,知道许纯良是在为父亲针灸,先前对许纯良的警惕和敌视也渐渐消退。

只是她对医生并不信任,自从父亲出狱,陪着他到处看病,辗转了多家医院,奶奶花光了不多的积蓄,但是父亲的病非但没有好转反而越来越重,他们因为欠费被停药的时候,那些医护人员冷漠无情的面孔到现在她都记得,她在心中对医院,对医生都没有什么好印象。

花逐月看许纯良出针,就认为黄九城的病有救了,想当初在东州SEVENSTAR,DJ被黑寡妇咬伤中毒,就是许纯良出手把她救了回来,一个濒死的人都能救回,更不用说一个病人了。

其实对许纯良而言,解毒比治病更加容易,下毒和解毒才是他的老本行,治病只是副业,但是时代已经改变了,当今时代好像给人治病的时候更多。

“哈哈……嗬……”黄九城的笑声戛然而止。

他张大了嘴巴,脸部的肌肉总算得以片刻休息,感觉下颌关节隐隐作痛,突然停下之后,宛如有人用两只尖椎刺入他的耳道,这一切都是关节位置变化产生的后果,随着时间的推移,疼痛迅速减退。

许纯良意味深长道:“你这辈子加起来也没笑过那么久吧?”

黄九城愕然望着许纯良,他笑了多久?三个多月了,一天的多数时间都在笑,就算停下,马上就会哭,黄九城早已生不如死。

虽然只是片刻的中断,他已经感觉到做一个不喜不悲的人是多么的幸福,心念及此,一种悲凉的感觉油然而生,瞬间泪流满面。

黄子纯看到父亲停止了怪笑,本来刚刚看到了希望,可转眼间父亲又哭了起来,一颗心顿时又沉了下去。

许纯良道:“脏躁之症,你如果不是遇到了我,不是笑死就是哭死。”

黄九城含泪道:“救我……”他明白,今天是遇到高人了。

许纯良再选肘横纹尺侧纹头凹陷处的少海穴下针,少海穴为手少阴心经合穴。

海为诸川之汇,深阔无量。

在人身以少阴为六经之最里。又本穴治症,极为复杂,牵及多经之病,有如众症来归者,故曰少海。

其所治症为表里虚实寒热以及七情志意等病,包括癫狂、吐涎、项强、臂痛、齿痛、目眩、头风、气逆、瘰疬等等,也有海纳百川之意。

许纯良落针之后不久,黄九城就止住了哭声,他现在既无笑的冲动,也无哭的冲动,有种长跑马拉松终于结束的感觉。

三个月了!整整三个月了,他终于停下来了,不哭也不闹,整个人有种虚脱的感觉,疲惫不堪,过去疲惫,却停不下来哭笑,现在总算可以停下来了,他竟然睡着了,太累了。

黄子纯看到父亲突然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不由得心生惶恐,爸爸该不是让这个医生给治死了吧?这孩子现在对医生完全不信任。

正想开口询问,就听到父亲香甜的鼾声,这才知道父亲是睡着了,心中大喜过望。

花逐月道:“不能睡在这里,外面太冷了。”

黄子纯过去想把父亲搀扶起来,有些不忍心打扰父亲的好梦,父亲已经三个多月没睡过安稳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