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章 家族的利益(1 / 2)

大医无疆 石章鱼 1898 字 2个月前

汪建成道:「看得出她喜欢你,但是恕我直言,你们很难走到起,不是我要破坏你们的关系,就算没有我,乔家一样不会同意你们来往。」

许纯良平静望着汪建成,居然有些欣赏汪建成的理智和冷静,汪成明显在提醒自己,真正的问题在乔家。

许纯良端起酒杯主动跟他碰了碰,两人都喝了这杯酒,不知是不是因为这番谈话的缘故,他们彼此并没有感到任何的敌意。

汪建成认为自己和许纯良或许不会成为敌人,但是他们肯定不会成为朋友,他们所处的阶层决定了他们的不同世界,汪建成开始重新审视江乔两家联姻之事,自己能否接受一个心有所属的女人。

两人的这顿饭并未耽搁太久的时间,他们恰巧都是不喜欢浪费时间的人。

许纯良谢绝了汪建成让人送他回去的好意,打车返回了东州饭店,途中给梅如雪发了条消息,报了声平安。

梅如雪一直都在等他的消息,看到他平安返程,方才放下心来。

去拉窗帘的时候,看到外面下起了雪,大哥从外面走了回来。

乔如龙抬头看三楼灯光的时候,梅如雪已经拉上窗帘。

乔如龙站在新年的第一场雪中,肩头已经染白。他每天早出晚归,已经不记得上次见到妹妹是什么时候了,这才意识到,这次接妹妹回京之后,他们之间很少交谈,摇了摇头,走入家门。

今天之所以回来爷爷这里,是因为叶清雅也过来了。

乔如龙直奔属于他的房间,还没有走到地方,就看到从楼上下来的叶清雅,叶清雅指了指书房。

乔如龙顿时明白,爷爷仍未休息,正在等着他的到来。

叶清雅又指了指上面,乔如龙知道她晚上是要和妹妹一起聊天了,他点了点头,他们夫妇之间原本就没多少话可说,他认为叶清雅的心底深处并不爱自己,甚至有些嫌弃他的世俗,虽然叶清雅不说,但是他也知道她不喜欢自己现在的商人身份。

叶清雅帮助乔如龙脱去外衣,她尽可能做好一个妻子的本分,乔如龙对她也表示满意,两人相敬如宾,有种君子之交淡如水的意味,有人说过,这才是夫妻问最好的状态。

乔如龙轻手轻脚来到书房前,调整了一下呼吸,方才敲响了房门。

得到应允后进入书房,看到爷爷正在灯下看书。

「爷爷!」

乔老将手中的毛选放下,摘下老花镜,打量了孙子一眼,乔如龙将一盒高丽参放在书桌上:「本来想明天送来给您的,刚好您没睡,看看这高丽参怎么样?」

乔老道:「你大伯春节不回来了。」

乔如龙道:「最**海不太平,公务繁忙,抽不开身也可以理解。」

「繁忙?他有什么可忙的?也没见到平海的宣传工作搞得如何出色?」

乔如龙笑了起来,他来到爷爷身后,帮他按摩着双肩:「想他了?不如我们全家都去平海过年?」

乔老摇了摇头,平海太暖,没有丁点儿年味,他还是喜欢京城的年。

乔如龙知道,爷爷几个月前去过平海,但是没有去南江见那里任职的大伯乔远江,他并不清楚这父子两人之间到底有什么隔阂?爷爷对大伯应当是失望的。

乔如龙的父辈之中,最适合从政的那个人其实是他的父亲乔远山,爷爷在父亲的身上也倾注了极大的心血,但是父亲最后还是在生活问题上栽了跟头。

为了挽救父亲的政治生涯,爷爷动用了不少的人脉,可父亲最终还是伤了他的心,两人最终走上了断绝父子关系的道路。

乔如龙的记忆中,父亲为了和姓梅的女人结婚,抛弃了自己和母亲,甚至背叛了

乔家,可最后他并没有得到想要的幸福,姓梅的女人在生下妹妹梅如雪之后不久病逝,父亲将梅如雪送来乔家,从那以后宛如人间蒸发,再也没有了消息。

乔如龙能够看出爷爷内心深处一定是极其疼爱父亲的,这些年他不允许任何人在面前提起父亲的名字,但是他将妹妹梅如雪亲手养大。

乔如龙始终不明白,为何爷爷坚持要让妹妹姓梅,这其中到底又是什么缘故?

乔老道:「你妈今天过来看我,还提起你和小雅何时能让她抱孙子的事情呢。」

乔如龙笑道:「她最近又闲得慌了。」母亲离婚之后一直未嫁,爷爷也声称只承认她这个儿媳妇,母亲非常孝顺,原本打算在乔家住一辈子,直到父亲将梅如雪送来,爷爷收留梅如雪的那一天,母亲离开了乔家,乔如龙知道,妹妹始终是她心中的一根刺。

乔老道:「结婚五年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