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四章 斩草未除根(1 / 2)

大医无疆 石章鱼 1796 字 2个月前

周仁和道:「做完这一切,我悄悄逃离,我深知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自己肯定无法逃脱法律的制裁,我去了英子的墓前,告诉她我已经为她复仇,服下准备好的毒药,准备追随她而去。

他混浊的双目蒙上一层泪光,过了好一会儿方才继续道:「可是我没有死,醒来之后,发现是师父救了我,他让我无论如何都要保住回春堂,保住许家的祖传典籍,帮助长善,有朝一日重振回春堂。我当时没有想到他会去替我投案,承认黄家人因他而死,自首当日,他就在狱中服下了藏好的毒药。」

许纯良倒吸了一口冷气,许家的这段往事远比他过去了解到的要触目惊心。

周仁和长叹了一口气道:「具有讽刺意义的是,在黄家查案的时候,搜出了他里通外国的证据,这个人竟然是潜伏在我们内部的特务,案子最后被定性为畏罪自杀。在那样的局势下,想要保住回春堂,保住许家的典籍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我思来想去,唯有采用极端的手段,我主动和回春堂划清界限,带人查抄回春堂,甚至批斗师娘,我成了所有人眼中背弃回春堂的罪人!

许纯良道:「既然如此你后来为何不将真相告诉我爷爷?」

周仁和充满痛苦道:「我答应了师父,我若说出真相他的牺牲就全部白费,而回春堂也会声誉尽毁,没有人会去一个杀人医生的医馆治病。」

「你又因何将这件事告诉给我?」

周仁和道:「我命不久矣,不能将这个秘密带入坟墓之中,不能眼睁睁看着有人想要报复回春堂,却无动于衷,此前陷害你爷爷的事情并非我授意,虎骨膏却的的确确是许氏配方。」

「你儿子做的?」

周仁和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低声道:「当年害死英子的那个混蛋,他也有后人。

许纯良心中一凛,难道那人的后人过来找回春堂复仇来了?

周仁和道:「我本意是杀他全家,可他的儿子黄有龙因为走亲戚而躲过一劫,事发之后,我也非常内疚,祸不及家人,我杀他全家是不是太过,如果我没有那么做,我师父他或许不会死,回春堂也不会遭遇那场浩劫。」

「后来怎样了?」许纯良已经明白,周仁和当初斩草未除根,终究留下了后患。

周仁和道:「我后来入狱,等我出狱,时代已经完全改变了,你爷爷重开了回春堂,因为师父去得早,并未传给他多少医术,他的医术一多半缘于自学。

许纯良点了点头,这就是为何回春堂的医术到了爷爷这一代又打了折扣的原因,有许多秘方都是爷爷从家传医书上自行研究出来的。

周仁和道:「许家视我为仇,我就算愿意指点他,他也不会搭理我,在我入狱之前,我就将许家的部分东XZ了起来,后来想方设法又慢慢还了回去。

许纯良道:「都还回去了?」

周仁和道:「这里的东西,全都是你曾祖父当初留给我娘的,我娘姓周,她娘家也是杏林中人,到了她那一代,只有五个女儿,不过周家在收徒授业方面要比回春堂变通得多,有许多秘方都传给了你曾祖父,其中就包括这膏药的配方。」

许纯良道:「周家过去的堂号就是仁和堂?」

周仁和摇了摇头道:「仁和堂是我所创,我出狱之后,没有单位愿意接纳也没有其他谋生的手段,所以就来到济州开了仁和堂,我从未打算要和回春堂抢生意,所以我从创办仁和堂以来,没有用过许家的秘方虽然我有资格用。

许纯良暗忖,周仁和其实就是曾祖父的大儿子,爷爷同父异母的兄弟,别说他用老许家的秘方,就算他执掌回春堂都是有资格的。

周仁和道:「这些年来,我无时无刻不生活在愧疚之中,我没能保

护好英子,我虽为她复仇却伤及无辜,因为此事害死了自己的师父,支持我活下去的动力就是保护许家的典籍,维护回春堂的堂号。」

许纯良低声道:「您做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