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章 命簋(1 / 2)

大医无疆 石章鱼 1985 字 4个月前

中午几人在渡云寺用了素斋,所有食材都取自山里,哑巴和尚还擀了面条。

别看都是素菜,几个人吃得都是赞不绝口,可能也跟他们走山路饿了有关。

下午离开的时候,通惠送给他们每人一份自己手抄的《心经》,还专门送给叶清雅一串檀香木的手串儿。

叶清雅今天可谓是不虚此行,情绪明显改善了许多。

回去的路上她询问通惠和尚的事情,许纯良对通惠仅有的了解都是通过墨晗,不过从这两次的接触能够看出,通惠的修养和见识都远超普通人。

通惠应该是忘掉了过去的事情,不过他并不像其他人那样急于找回失落的记忆,搞清楚自己究竟是谁?这世上还有什么家人,通惠在这方面的表现甚至连随遇而安都称不上,他根本是抗拒治疗。

或许通惠已经想起了什么,又或者是他遗忘的记忆充满了痛苦。

许纯良有些好奇墨晗和通惠是如何认识的,以他对墨晗的了解,这妮子也不是不求回报献爱心的人,要么她另有目的,要么她和通惠就是亲戚,或许是他的家人也未必可知。

叶清雅下车之前将事先准备好的教案递给了许纯良,提醒他好好备课,不要辜负陈校长的期望,哪怕是一堂课也得认真对待,可不能误人子弟。

溥建望着叶清雅离去的背影,啧啧赞道:“还别说,你这位干姐姐真是漂亮啊,我听说乔如龙连心脏都换过了,可惜啊,年轻轻的守了活寡。”

许纯良瞪了他一眼:“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溥建叹了口气道:“急了,我是就事论事,乔如龙真有什么三长两短,伱干姐姐岂不是要……”这次话没说完,就被许纯良恶狠狠的眼神给逼了回去。

此时溥建的手机响了,是墨晗打来的电话,接通电话眉开眼笑道:“墨总!我们刚从渡云寺回来,工程的难度比我们想象中要大,价钱方面……嗯,好,好!那就没问题了。”

许纯良一猜就是墨晗让他只管放心施工,钱方面不是问题,溥建这货最近摇身一变成了工程承包商,先帮陈千帆的办事处选址,现在连渡云寺的维修工程也干上了,难怪这货最近都呆在京城,和这里相比,巍山岛那边的油水还不够大。

溥建聊了没两句墨晗就让他把手机给许纯良。

许纯良看了溥建一眼。

溥建道:“找你的。”

许纯良道:“她又不是没我电话,打你电话找我?她怎么知道咱们俩在一起?”

溥建干咳了一声,还用问,当然是他说的。

许纯良还是接过了手机,懒洋洋道:“墨总,您有什么指示?”

墨晗道:“许镇长最近闲啊,不应该啊,好像东州文旅局和湖山镇那边工作不少。”

“地球离开谁都照转不误。”

墨晗道:“你来麟正堂吧,我发现了点好东西,正找黄三爷看呢。”

许纯良道:“我刚从山里出来,累着呢。”

墨晗道:“你爱来不来,别后悔啊。”

许纯良把手机递给溥建。

溥建道:“她说什么?”

许纯良道:“你丫就是个见钱眼开的货色,还没怎么着呢,把我都给卖了吧?”

“天地良心。”

“你有个屁的良心,去麟正堂。”

溥建将许纯良送到了麟正堂,他晚上还有事情,就没进去。

许纯良来到黄望麟的办公室,发现白慕山也在,正在和黄望麟探讨甲骨文。

墨晗一旁正在泡茶许纯良进去之后,跟他们打了个招呼,黄望麟向他招了招手道:“小许,你来看看。”

两人面前的工作台上摆了几十块龙骨,自从墨晗从孙长利手中高价收购龙骨之后,麟正堂这边就不断有人过来询价,这几十块龙骨全都是谢伯祥送来的。

许纯良笑道:“有白教授在,哪轮得到我来献丑。”

墨晗已经听出来了,这厮表面上是谦虚,可仔细一品,他是暗讽白慕山是在献丑。

许纯良一屁股坐下向墨晗道:“给我倒杯茶。”

墨晗横了他一眼,还真不拿自个儿当外人,抱怨归抱怨,还是倒了杯茶给他送了过去。

许纯良喝了几口茶,故意道:“我跟着溥建长途跋涉翻山越岭,你在这儿倒是逍遥自在。”

墨晗道:“我和白教授刚到不久,我可没让溥建把你叫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