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八章 提前归来(1 / 2)

大医无疆 石章鱼 1916 字 2个月前

按照书记汪建明的指示,东州警方尽量低调处理这件事,在具体结果明朗之前,也没有发布任何的官方消息,相关部门也拒绝接受任何媒体的采访。

东州文旅局本想趁着这次文旅博览会的召开一扫过去的阴霾,却想不到迎接他们的是雪上加霜。

文旅局长李玉山已经有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不祥预感,比他感觉更不好的是副局长肖东,根据目前掌握的初步情况来看,嘉年广场建设期间文物被盗掘损毁的事情是真实发生的。

今天下午,肖东参加了鉴定组,亲眼见到了张老太私藏的那些文物,无论是汉玉猪还是武侯印都是价值连城的珍品,更让专家激动和振奋的是,在三两三提供的照片中,看到了不少珍贵文物的影像,尤以其中的一把精美的武侯剑夺人眼目,专家仅凭着那张照片就断定,这把武侯剑甚至可以和勾践剑媲美。

流失文物的价值越高,相关责任人要承担的责任就越重,十年前,肖东就已经在文物局担任副职了,肖东的心情极度郁闷,当时文物局排在他前头的领导要么已经离世要么已经离职,如果这件事秋后算账,出来承担责任的只能是他。

李玉山急得痔疮都犯了,下午的时候,由范理达陪同他去长善肛肠医院看病。

范理达把李玉山交给了郑培安,这边接到老同学陆明的电话,陆明约他晚上聚聚。

范理达哪有那个心情,本想拒绝,可陆明告诉他,弟弟陆奇回来了,今晚约了几个好哥们一起碰碰头,陆奇那边喊了许纯良和李忠,他这边只叫了范理达。

范理达想了想,反正自己在文旅局也排不上号,天塌下来个高的顶着,从目前来看,肖东基本上要凉了,至于李玉山,他受命于危难之时,可个人能力所限,也没做出什么扭转乾坤的大事,好不容易等到文庙开工,建设东州历史中轴线的大号机会,可偏偏这当口又摊上这倒霉事。

陆奇本来这次援疆期限是一年,他去了四个月,表现非常出色,荣立三等功一次,但是他爸脑梗发病住院,单位领导考虑到具体情况,干脆安排一人和陆奇交换,陆奇这才提前归来。

陆奇回来有三天了,一直没有声张,家里的事情处理好之后,单位给他安排了一件重要的任务,好巧不巧,把调查东州嘉年广场建设期间盗掘损毁文物案交给了他负责。

这件案子同时还涉及梁志刚死亡一案,从案情看并不复杂,但是事情过去了十年,许多证人证据都不是那么好搜集,领导将这件案子交给陆奇,一是出于对他的信任,二是考验一下他援疆锻炼的效果,当然更主要原因是,这么棘手的案子局里不少人都产生了畏难情绪。

许纯良和苏晴一起赴宴,这也是陆奇的邀请。

几个人来到状元街的一品居,这里也算是他们经常聚会的地点了。

许纯良开车来到一品居门口,一身便装的陆奇出来相迎,几个月不见,他变得又黑又瘦,不过显得越发精干了。

陆奇道:“知道过来喝酒还开车啊?”

许纯良乐呵呵指着随后下车的苏晴道:“我有代驾。”

苏晴笑着招呼道:“陆哥好,嫂子来了吗?”

陆奇道:“她今天店里忙,抽不开身。”其实是他不想于莉知道他一来到就扑到工作上。

许纯良走过去拍了拍陆奇的肩膀:“可以啊,结实了。”

陆奇笑道:“都说我现在就像风干的牛肉干。”

许纯良左右看了看:“我不是最晚的吧?”

陆奇道:“我哥和范哥都没来呢,还有李忠,他加班得晚点儿。”

他把两人请到里面,刚刚坐下,陆明和范理达就一起到了。

范理达手里还拎着两瓶酒。

许纯良道:“范哥,两瓶不够啊。”

范理达道:“我就这两瓶梦九,我赚点工资不容易,都悠着点喝,再说了,人家陆奇现在不是戒酒了嘛。”

陆明道:“不用你的酒,说好了我结账。”

范理达道:“小奇大老远回来一趟,今天这顿必须我来。”

许纯良道:“戒酒?”

陆奇笑了笑:“这不打算要孩子嘛。”

许纯良道:“回来就为了这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