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无比真实的幻境(1 / 2)

自从叶子溪消失之后,秋悼澜就一直搜寻着她的踪迹。

从某种程度上来,特阶异能者对于被自己进行过异能标记的人会格外敏感,也能够轻易查询到对方的行踪。

然而目前的情况看来并非如此。

叶子溪自从被焕星带走之后,仿佛就人间蒸发一样,完全寻找不到她的任何踪迹。

他感受不到她的气息,更不用说要想办法找到她了。

他不知道叶子溪究竟去了哪里,他已经发散开自己所有的异能去搜寻,但是她身上关于她留下的痕迹完全不见了。

叶子溪经过几天无休止的被焕星折磨后,她做了一个梦。

一个无比奇怪,而又无比真实的梦。她梦到自己来到了另一个时空当中,成了另一个人。她知道,这是因为SIO给她注射了某种液体,试图用她来完成某种实验。

她的大脑突然陷入一种奇怪的幻觉当中,在那里,她成了另一个人,而那个世界,和当前耀星的世界完全不同,更像是如果没有发生爆炸之后,这个世界的模样。

这是在傍晚,一辆黑色迈巴赫缓缓驶入西郊别墅区,在一栋基地前停下。

四周树荫浓密,落日余晖和树影交织后,零星地落在车后座少女冷白面颊上。

她后背微微绷紧,一直面朝窗外,看到基地标识后,他眼睫轻颤,眸中倏然跃出一抹亮色,又缓缓垂下眼皮,掩住眼底波澜。

“焕星,我先下去了。”她淡淡开口。

“不急。”

焕星手掌依旧钳在他腰间,将她往自己怀里带了带,“叶子溪,记住我刚刚说的话了吗?”

冷木香顿时包裹住少女。

男人嗓音低沉,话语随着鼻息喷洒在少女脖颈,惹得她一片痒意,却又不能伸手去挠。

叶子溪抬手微微抵在二人之间,试图拉开距离,却被焕星搂得更紧,只得作罢,一脸平静地看向对方。

她的眼瞳颜色很淡,在阳光折射下呈琥珀色,给人一种淡淡的疏离感。

“每晚九点跟你打电话,周末回去住,除了团队活动和比赛外,出基地要提前告诉你。”

也许是这番话他说得太过面无表情,让焕星心里不太痛快。

他倏然凑近,在叶子溪脸颊落下一个吻,随后捏住她下巴,一路往旁,寻到那双微凉的唇。

唇齿厮磨,这一切对焕星而言都太习以为常。

怀里的人现在乖了很多,不像以前那般僵硬,也不会轻易挑战他的忍耐度。

他很满意。

前后排之间有格挡。

在这片无人窥探的二人空间,叶子溪被吻到几近窒息。

半晌,焕星放开她,看到她素来冷淡的眸中染上水色,唇瓣红肿,这才满意。

“去吧。叶子溪,你知道的,这是幻境。而你要做的,就是勾搭到那个叫池伽彦的男人。他身上有我们需要的东西。拿到那个东西,你就能出来了。”

这句话犹如特赦,让叶子溪长舒口气。她理了理衣襟,推开车门。

落日西沉,光线穿透云层,在天际晕染出绚烂霞光。风卷起白日余热,轻轻拂过面稍,在每一寸皮肤上起舞。

真实地站在基地前,叶子溪忽然觉得,每一粒细胞都得到了新生。

她不知道自己究竟为什么会进入这样一个幻境当中,但这种发展状况,确实她非常喜欢的。

迈巴赫一直没开走,叶子溪知道,车里的人在看他。

他拖着行李箱走到基地门口。

身形略胖的中年男人似乎早就等在那里,满脸笑意将他手中行李箱接过。

“叶子溪是吧,我叫万鹤礼,ES战队经理。”

“你好万经理。”

二人浅浅打过招呼,叶子溪跟着他往里走。

整栋别墅面积很大,一楼大厅有面荣誉墙,挂着ES战队成立八年来所有奖章。从春、夏季联赛,到季中赛,唯独缺了最具含金量的S赛奖杯。

“小叶,你的情况陆总助理跟我说过一些。”

万鹤礼带叶子溪参观一楼,斟酌着开口,“BCG是一款5V5团队协作的MOBA游戏,每个位置在队内的任务不一样。你看安排你到辅助位怎么样?这个位置相对来说会轻松一点。”

他也是一周前才接到上面通知,资方大佬亲自安排人空降职业战队,这事他干这么多年头一次见。

打职业不同于其他,技术摆在那儿,那么多电竞粉丝媒体的眼睛雪亮,行就是行,不行就是不行,没法浑水摸鱼。

混了,就要被喷死,连带着战队也会被喷。

万鹤礼摸着良心看不得辛辛苦苦带大的战队被毁。

他没收到叶子溪个人资料,但瞧这人一身豪门贵公子模样,估摸着也就是来体验一把,呆不长久。

自顾自说着,万鹤礼忽然意识到身后没了脚步声。转头看过去,叶子溪正停在一处相片墙跟前。

外边天色已然全黑,他头顶有盏廊灯,光束洒下,暖黄光落在他头顶、肩侧。空气中无数细小颗粒漂浮半空,像是同灯光一起,将叶子溪整个人轻柔地包裹在内。

少女似乎在看什么,看得无比仔细入神,以至于眼尾唇角微弯,原本冷冷清清的人也带上几抹温柔。

那一瞬间,万鹤礼心想,这么好看的人干嘛不安排进娱乐圈?

他走到叶子溪身旁,顺着对方视线看到张角落里的照片。

照片是三年前拍的。那时候候俱乐部刚被人高价收购,而后挪了地方,搬来的第一天几个主力队员在基地门口拍了张合影。

队内五人中,只有韩援中单前段时间合同到期,回国发展了,其余几人都还是首发队员。

万鹤礼视线在照片和叶子溪身上来回切换,分不清他看的究竟是谁。

冷不丁的,却听到少女嗓音淡淡说了两个字。

“中单。”

“什、什么?”万鹤礼没反应过来。

叶子溪不紧不慢开口重复了一遍:“我要打中单。”他伸出一根修长的手指头,戳了戳这张照片,“队里其他位置都有首发队员,只缺一个中单。”

万鹤礼一口血差点梗在喉间。

那位陆总没有指明要给关系户安排哪个位置。中单是主力输出位,水平高低直接关乎游戏输赢。

“而且,我并不觉得辅助是个轻松的位置。”叶子溪回应万鹤礼说的话,“无论是对线、游走,还是对全局的把控、视野排插时机,开团或保人,都是辅助要做的。”

万鹤礼听完这番话,多少有点小惊讶。叶子溪说游戏的了解程度远比他想象中高得多。

“但中单的话,可能会对选手的操作和意识有较高要求……”他继续劝道。

“我知道。”叶子溪抿了下唇,眉眼间又恢复成疏离冷淡的模样。

他看人时眼神很淡,漫不经心的,却会让人产生一种被看穿的感觉。

万鹤礼被他盯得莫名心虚。

叶子溪接着说:“你可以组织一场训练赛,赛制你们定,如果赢了,且我的输出在战队前二,我就打首发中单,如果有一条没做到……”

他顿了下,似乎想起什么,好看的眉头蹙起,“那我就走人。”

晚上九点,焕星的电话打来时,叶子溪刚洗完澡在吹头发。

他关上电吹风,抬手抓了抓半湿的头发,走到阳台摁下接通键。

电话那头嗓音带着醉意,又低又哑:“怎么没主动打电话过来?”

这话倒有点像是情侣之间才会有的,颇具情调的小不满。

叶子溪抬头看向天上那轮月亮,微微怔神。

他和焕星之间难得维持着短期和平,彼此心照不宣,他也不好拂了对方面子。

“刚刚在洗澡,准备洗完就给你打的。”他嗓间还带着潮湿的水汽,与平时比起来,多了点温度。

听筒里,焕星深吸口气,嗓音又低沉了些:“叶子溪,我想要你。”

然而对方却丝毫没有顾及他想法的意思。

叶子溪麻木地拿下手机,看了眼时间,重新放回耳边:“焕星,今天周四,后天我就回去了。”

“明晚让人过去……”

焕星还在说着什么,叶子溪忽然听到阳台门被拉开的声音,偏头看去,从隔壁卧室走出来个人。

高高瘦瘦的,穿着宽松的黑色短袖短裤,胳膊和小腿线条分明。他手里点了根烟,一直走到阳台护栏边上才停下。

注意到叶子溪全程跟随的目光,他偏了下头,吐出一口烟云,冲叶子溪挑眉:“新来的?”

阴影勾勒出他深邃不羁的眉眼,见叶子溪不回答,他没多问,低头继续抽烟。

火星在他指尖明灭,烟灰弹落。忽然有一刻,叶子溪很想砸掉手机。

“你在听吗,旁边有人?”听筒里,焕星的声音把他思绪扯回。

叶子溪“嗯”了一声:“临时有个会要开,我挂电话了,有什么明天再说吧。”

“会想我吗?”

“会。”

“说出来。”焕星嗓音带着不容置喙的强势。

叶子溪握在栏杆上的手指蜷了一下,余光扫向一旁吞云吐雾的人。

那人目光落在远处,似乎压根没注意这边。

“会想你。”

电话挂断,隔壁阳台传来一阵笑意。

“临时开会?跟女朋友打电话有这么不情愿吗?”

男人嗓音带着笑意,语气挪瑜,“看你年纪挺小,成年了吗,就搞对象?”

叶子溪将手机放进衣兜里,下意识地用指甲掐了几下拇指指腹。

“成年了,今年19。”他说。

男人笑得越发放肆:“还挺乖,叫什么名字?听老万说最近转会期会签新人进来,你打中单?”

烟在他手里抽得只剩个烟屁股。他给摁灭了,扔到一旁垃圾桶里,再直起身,将额前碎发顺到脑后。

明明只是再寻常不过的动作,举手投足间却带了种恣意感。

看他重新站直,叶子溪才回:“嗯,走中。我叫叶子溪,你呢?”

“南伽彦,打野。”他继续从裤兜里摸出烟盒,打开盒盖,勾出一根,随口问,“抽吗?”

叶子溪还没来得及说话,对方已经将烟塞进嘴里,牙齿咬着烟蒂,话语间摁亮打火机:“看着这么乖,肯定不抽。我可不能带坏小朋友。”

一片烟云悠悠荡荡飘过。

叶子溪注意到某个被重复提到的词,迟疑了一下,问:“我……乖吗?”

南伽彦闻言,偏头看过去。

叶子溪的位置室内光线刚好能照到个边缘。他就站在明暗交界处,穿了件白色长袖衫,头发柔软地微微卷曲着,又有点凌乱。

他的眼睛很好看,看着人时像灵动的小鹿,冲淡了整体线条带给人的清冷感。

“嗯,看着挺乖。”南伽彦又抽了口烟,半开玩笑,“实际上乖不乖就不知道了。”

这话他本就随口一说,叶子溪听在心里,似乎想起什么,眼皮垂了垂。

夜色正浓,月亮也半隐在云层后,树荫间偶尔传来几声蛙鸣。

叶子溪出来时头发半湿,这会儿已经全干了。

他想起跟战队经理的约定,犹豫着开了口:“我还不一定能成为你的队友,明天有场BO1训练赛,赢了才能签约。”

“哦?现在是这种流程啊。”

南伽彦像是听到什么新鲜事,偏了下头,唇角勾起,“没事,我保你中路发育。”

回房间后,叶子溪的心跳才缓缓平静下来。

他不知道南伽彦有没有认出他来,毕竟和三年前相比,他变化太大了。

躺在床上,叶子溪想起三年前来ES面试青训,路过训练室碰到南伽彦。

那时南伽彦刚出道两年,就已经冠上天才野王的头衔。

几年下来,他只缺一个S赛冠军了。

心里有事,叶子溪迷迷糊糊半梦半醒,忽然听到卧室关门声,他睁开眼,摸到床头台灯打开。

门边站着一道颀长身影。

“……焕星?”叶子溪怀疑自己还在梦里。

焕星平时公司事多,晚上也时常应酬,按理说不会出现在这里。

俊美无俦的男人看着叶子溪。

他眼里还带着困意,声音也懒糯糯的,一小撮头发微微翘起,整个人就像一只忽然被惊醒的猫。

焕星走到床边,不等叶子溪反应便低头吻了上去。

少女的嘴唇很软,有些凉,口腔里还有股淡淡的薄荷牙膏味。他像上瘾一般,逐渐加深这个吻。

“唔……”

男人呼吸间带着甘冽酒意,吻得叶子溪有些脱力发晕。

万鹤礼被他盯得莫名心虚。

叶子溪接着说:“你可以组织一场训练赛,赛制你们定,如果赢了,且我的输出在战队前二,我就打首发中单,如果有一条没做到……”

他顿了下,似乎想起什么,好看的眉头蹙起,“那我就走人。”

晚上九点,焕星的电话打来时,叶子溪刚洗完澡在吹头发。

他关上电吹风,抬手抓了抓半湿的头发,走到阳台摁下接通键。

电话那头嗓音带着醉意,又低又哑:“怎么没主动打电话过来?”

这话倒有点像是情侣之间才会有的,颇具情调的小不满。

叶子溪抬头看向天上那轮月亮,微微怔神。

他和焕星之间难得维持着短期和平,彼此心照不宣,他也不好拂了对方面子。

“刚刚在洗澡,准备洗完就给你打的。”他嗓间还带着潮湿的水汽,与平时比起来,多了点温度。

听筒里,焕星深吸口气,嗓音又低沉了些:“叶子溪,我想要你。”

然而对方却丝毫没有顾及他想法的意思。

叶子溪麻木地拿下手机,看了眼时间,重新放回耳边:“焕星,今天周四,后天我就回去了。”

“明晚让人过去……”

焕星还在说着什么,叶子溪忽然听到阳台门被拉开的声音,偏头看去,从隔壁卧室走出来个人。

高高瘦瘦的,穿着宽松的黑色短袖短裤,胳膊和小腿线条分明。他手里点了根烟,一直走到阳台护栏边上才停下。

注意到叶子溪全程跟随的目光,他偏了下头,吐出一口烟云,冲叶子溪挑眉:“新来的?”

阴影勾勒出他深邃不羁的眉眼,见叶子溪不回答,他没多问,低头继续抽烟。

火星在他指尖明灭,烟灰弹落。忽然有一刻,叶子溪很想砸掉手机。

“你在听吗,旁边有人?”听筒里,焕星的声音把他思绪扯回。

叶子溪“嗯”了一声:“临时有个会要开,我挂电话了,有什么明天再说吧。”

“会想我吗?”

“会。”

“说出来。”焕星嗓音带着不容置喙的强势。

叶子溪握在栏杆上的手指蜷了一下,余光扫向一旁吞云吐雾的人。

那人目光落在远处,似乎压根没注意这边。

“会想你。”

电话挂断,隔壁阳台传来一阵笑意。

“临时开会?跟女朋友打电话有这么不情愿吗?”

男人嗓音带着笑意,语气挪瑜,“看你年纪挺小,成年了吗,就搞对象?”

叶子溪将手机放进衣兜里,下意识地用指甲掐了几下拇指指腹。

“成年了,今年19。”他说。

男人笑得越发放肆:“还挺乖,叫什么名字?听老万说最近转会期会签新人进来,你打中单?”

烟在他手里抽得只剩个烟屁股。他给摁灭了,扔到一旁垃圾桶里,再直起身,将额前碎发顺到脑后。

明明只是再寻常不过的动作,举手投足间却带了种恣意感。

看他重新站直,叶子溪才回:“嗯,走中。我叫叶子溪,你呢?”

“南伽彦,打野。”他继续从裤兜里摸出烟盒,打开盒盖,勾出一根,随口问,“抽吗?”

叶子溪还没来得及说话,对方已经将烟塞进嘴里,牙齿咬着烟蒂,话语间摁亮打火机:“看着这么乖,肯定不抽。我可不能带坏小朋友。”

一片烟云悠悠荡荡飘过。

叶子溪注意到某个被重复提到的词,迟疑了一下,问:“我……乖吗?”

南伽彦闻言,偏头看过去。

叶子溪的位置室内光线刚好能照到个边缘。他就站在明暗交界处,穿了件白色长袖衫,头发柔软地微微卷曲着,又有点凌乱。

他的眼睛很好看,看着人时像灵动的小鹿,冲淡了整体线条带给人的清冷感。

“嗯,看着挺乖。”南伽彦又抽了口烟,半开玩笑,“实际上乖不乖就不知道了。”

这话他本就随口一说,叶子溪听在心里,似乎想起什么,眼皮垂了垂。

夜色正浓,月亮也半隐在云层后,树荫间偶尔传来几声蛙鸣。

叶子溪出来时头发半湿,这会儿已经全干了。

他想起跟战队经理的约定,犹豫着开了口:“我还不一定能成为你的队友,明天有场BO1训练赛,赢了才能签约。”

“哦?现在是这种流程啊。”

南伽彦像是听到什么新鲜事,偏了下头,唇角勾起,“没事,我保你中路发育。”

回房间后,叶子溪的心跳才缓缓平静下来。

他不知道南伽彦有没有认出他来,毕竟和三年前相比,他变化太大了。

躺在床上,叶子溪想起三年前来ES面试青训,路过训练室碰到南伽彦。

那时南伽彦刚出道两年,就已经冠上天才野王的头衔。

几年下来,他只缺一个S赛冠军了。

心里有事,叶子溪迷迷糊糊半梦半醒,忽然听到卧室关门声,他睁开眼,摸到床头台灯打开。

门边站着一道颀长身影。

“……焕星?”叶子溪怀疑自己还在梦里。

焕星平时公司事多,晚上也时常应酬,按理说不会出现在这里。

俊美无俦的男人看着叶子溪。

他眼里还带着困意,声音也懒糯糯的,一小撮头发微微翘起,整个人就像一只忽然被惊醒的猫。

焕星走到床边,不等叶子溪反应便低头吻了上去。

少女的嘴唇很软,有些凉,口腔里还有股淡淡的薄荷牙膏味。他像上瘾一般,逐渐加深这个吻。

“唔……”

男人呼吸间带着甘冽酒意,吻得叶子溪有些脱力发晕。

万鹤礼被他盯得莫名心虚。

叶子溪接着说:“你可以组织一场训练赛,赛制你们定,如果赢了,且我的输出在战队前二,我就打首发中单,如果有一条没做到……”

他顿了下,似乎想起什么,好看的眉头蹙起,“那我就走人。”

晚上九点,焕星的电话打来时,叶子溪刚洗完澡在吹头发。

他关上电吹风,抬手抓了抓半湿的头发,走到阳台摁下接通键。

电话那头嗓音带着醉意,又低又哑:“怎么没主动打电话过来?”

这话倒有点像是情侣之间才会有的,颇具情调的小不满。

叶子溪抬头看向天上那轮月亮,微微怔神。

他和焕星之间难得维持着短期和平,彼此心照不宣,他也不好拂了对方面子。

“刚刚在洗澡,准备洗完就给你打的。”他嗓间还带着潮湿的水汽,与平时比起来,多了点温度。

听筒里,焕星深吸口气,嗓音又低沉了些:“叶子溪,我想要你。”

然而对方却丝毫没有顾及他想法的意思。

叶子溪麻木地拿下手机,看了眼时间,重新放回耳边:“焕星,今天周四,后天我就回去了。”

“明晚让人过去……”

焕星还在说着什么,叶子溪忽然听到阳台门被拉开的声音,偏头看去,从隔壁卧室走出来个人。

高高瘦瘦的,穿着宽松的黑色短袖短裤,胳膊和小腿线条分明。他手里点了根烟,一直走到阳台护栏边上才停下。

注意到叶子溪全程跟随的目光,他偏了下头,吐出一口烟云,冲叶子溪挑眉:“新来的?”

阴影勾勒出他深邃不羁的眉眼,见叶子溪不回答,他没多问,低头继续抽烟。

火星在他指尖明灭,烟灰弹落。忽然有一刻,叶子溪很想砸掉手机。

“你在听吗,旁边有人?”听筒里,焕星的声音把他思绪扯回。

叶子溪“嗯”了一声:“临时有个会要开,我挂电话了,有什么明天再说吧。”

“会想我吗?”

“会。”

“说出来。”焕星嗓音带着不容置喙的强势。

叶子溪握在栏杆上的手指蜷了一下,余光扫向一旁吞云吐雾的人。

那人目光落在远处,似乎压根没注意这边。

“会想你。”

电话挂断,隔壁阳台传来一阵笑意。

“临时开会?跟女朋友打电话有这么不情愿吗?”

男人嗓音带着笑意,语气挪瑜,“看你年纪挺小,成年了吗,就搞对象?”

叶子溪将手机放进衣兜里,下意识地用指甲掐了几下拇指指腹。

“成年了,今年19。”他说。

男人笑得越发放肆:“还挺乖,叫什么名字?听老万说最近转会期会签新人进来,你打中单?”

烟在他手里抽得只剩个烟屁股。他给摁灭了,扔到一旁垃圾桶里,再直起身,将额前碎发顺到脑后。

明明只是再寻常不过的动作,举手投足间却带了种恣意感。

看他重新站直,叶子溪才回:“嗯,走中。我叫叶子溪,你呢?”

“南伽彦,打野。”他继续从裤兜里摸出烟盒,打开盒盖,勾出一根,随口问,“抽吗?”

叶子溪还没来得及说话,对方已经将烟塞进嘴里,牙齿咬着烟蒂,话语间摁亮打火机:“看着这么乖,肯定不抽。我可不能带坏小朋友。”

一片烟云悠悠荡荡飘过。

叶子溪注意到某个被重复提到的词,迟疑了一下,问:“我……乖吗?”

南伽彦闻言,偏头看过去。

叶子溪的位置室内光线刚好能照到个边缘。他就站在明暗交界处,穿了件白色长袖衫,头发柔软地微微卷曲着,又有点凌乱。

他的眼睛很好看,看着人时像灵动的小鹿,冲淡了整体线条带给人的清冷感。

“嗯,看着挺乖。”南伽彦又抽了口烟,半开玩笑,“实际上乖不乖就不知道了。”

这话他本就随口一说,叶子溪听在心里,似乎想起什么,眼皮垂了垂。

夜色正浓,月亮也半隐在云层后,树荫间偶尔传来几声蛙鸣。

叶子溪出来时头发半湿,这会儿已经全干了。

他想起跟战队经理的约定,犹豫着开了口:“我还不一定能成为你的队友,明天有场BO1训练赛,赢了才能签约。”

“哦?现在是这种流程啊。”

南伽彦像是听到什么新鲜事,偏了下头,唇角勾起,“没事,我保你中路发育。”

回房间后,叶子溪的心跳才缓缓平静下来。

他不知道南伽彦有没有认出他来,毕竟和三年前相比,他变化太大了。

躺在床上,叶子溪想起三年前来ES面试青训,路过训练室碰到南伽彦。

那时南伽彦刚出道两年,就已经冠上天才野王的头衔。

几年下来,他只缺一个S赛冠军了。

心里有事,叶子溪迷迷糊糊半梦半醒,忽然听到卧室关门声,他睁开眼,摸到床头台灯打开。

门边站着一道颀长身影。

“……焕星?”叶子溪怀疑自己还在梦里。

焕星平时公司事多,晚上也时常应酬,按理说不会出现在这里。

俊美无俦的男人看着叶子溪。

他眼里还带着困意,声音也懒糯糯的,一小撮头发微微翘起,整个人就像一只忽然被惊醒的猫。

焕星走到床边,不等叶子溪反应便低头吻了上去。

少女的嘴唇很软,有些凉,口腔里还有股淡淡的薄荷牙膏味。他像上瘾一般,逐渐加深这个吻。

“唔……”

男人呼吸间带着甘冽酒意,吻得叶子溪有些脱力发晕。

万鹤礼被他盯得莫名心虚。

叶子溪接着说:“你可以组织一场训练赛,赛制你们定,如果赢了,且我的输出在战队前二,我就打首发中单,如果有一条没做到……”

他顿了下,似乎想起什么,好看的眉头蹙起,“那我就走人。”

晚上九点,焕星的电话打来时,叶子溪刚洗完澡在吹头发。

他关上电吹风,抬手抓了抓半湿的头发,走到阳台摁下接通键。

电话那头嗓音带着醉意,又低又哑:“怎么没主动打电话过来?”

这话倒有点像是情侣之间才会有的,颇具情调的小不满。

叶子溪抬头看向天上那轮月亮,微微怔神。

他和焕星之间难得维持着短期和平,彼此心照不宣,他也不好拂了对方面子。

“刚刚在洗澡,准备洗完就给你打的。”他嗓间还带着潮湿的水汽,与平时比起来,多了点温度。

听筒里,焕星深吸口气,嗓音又低沉了些:“叶子溪,我想要你。”

然而对方却丝毫没有顾及他想法的意思。

叶子溪麻木地拿下手机,看了眼时间,重新放回耳边:“焕星,今天周四,后天我就回去了。”

“明晚让人过去……”

焕星还在说着什么,叶子溪忽然听到阳台门被拉开的声音,偏头看去,从隔壁卧室走出来个人。

高高瘦瘦的,穿着宽松的黑色短袖短裤,胳膊和小腿线条分明。他手里点了根烟,一直走到阳台护栏边上才停下。

注意到叶子溪全程跟随的目光,他偏了下头,吐出一口烟云,冲叶子溪挑眉:“新来的?”

阴影勾勒出他深邃不羁的眉眼,见叶子溪不回答,他没多问,低头继续抽烟。

火星在他指尖明灭,烟灰弹落。忽然有一刻,叶子溪很想砸掉手机。

“你在听吗,旁边有人?”听筒里,焕星的声音把他思绪扯回。

叶子溪“嗯”了一声:“临时有个会要开,我挂电话了,有什么明天再说吧。”

“会想我吗?”

“会。”

“说出来。”焕星嗓音带着不容置喙的强势。

叶子溪握在栏杆上的手指蜷了一下,余光扫向一旁吞云吐雾的人。

那人目光落在远处,似乎压根没注意这边。

“会想你。”

电话挂断,隔壁阳台传来一阵笑意。

“临时开会?跟女朋友打电话有这么不情愿吗?”

男人嗓音带着笑意,语气挪瑜,“看你年纪挺小,成年了吗,就搞对象?”

叶子溪将手机放进衣兜里,下意识地用指甲掐了几下拇指指腹。

“成年了,今年19。”他说。

男人笑得越发放肆:“还挺乖,叫什么名字?听老万说最近转会期会签新人进来,你打中单?”

烟在他手里抽得只剩个烟屁股。他给摁灭了,扔到一旁垃圾桶里,再直起身,将额前碎发顺到脑后。

明明只是再寻常不过的动作,举手投足间却带了种恣意感。

看他重新站直,叶子溪才回:“嗯,走中。我叫叶子溪,你呢?”

“南伽彦,打野。”他继续从裤兜里摸出烟盒,打开盒盖,勾出一根,随口问,“抽吗?”

叶子溪还没来得及说话,对方已经将烟塞进嘴里,牙齿咬着烟蒂,话语间摁亮打火机:“看着这么乖,肯定不抽。我可不能带坏小朋友。”

一片烟云悠悠荡荡飘过。

叶子溪注意到某个被重复提到的词,迟疑了一下,问:“我……乖吗?”

南伽彦闻言,偏头看过去。

叶子溪的位置室内光线刚好能照到个边缘。他就站在明暗交界处,穿了件白色长袖衫,头发柔软地微微卷曲着,又有点凌乱。

他的眼睛很好看,看着人时像灵动的小鹿,冲淡了整体线条带给人的清冷感。

“嗯,看着挺乖。”南伽彦又抽了口烟,半开玩笑,“实际上乖不乖就不知道了。”

这话他本就随口一说,叶子溪听在心里,似乎想起什么,眼皮垂了垂。

夜色正浓,月亮也半隐在云层后,树荫间偶尔传来几声蛙鸣。

叶子溪出来时头发半湿,这会儿已经全干了。

他想起跟战队经理的约定,犹豫着开了口:“我还不一定能成为你的队友,明天有场BO1训练赛,赢了才能签约。”

“哦?现在是这种流程啊。”

南伽彦像是听到什么新鲜事,偏了下头,唇角勾起,“没事,我保你中路发育。”

回房间后,叶子溪的心跳才缓缓平静下来。

他不知道南伽彦有没有认出他来,毕竟和三年前相比,他变化太大了。

躺在床上,叶子溪想起三年前来ES面试青训,路过训练室碰到南伽彦。

那时南伽彦刚出道两年,就已经冠上天才野王的头衔。

几年下来,他只缺一个S赛冠军了。

心里有事,叶子溪迷迷糊糊半梦半醒,忽然听到卧室关门声,他睁开眼,摸到床头台灯打开。

门边站着一道颀长身影。

“……焕星?”叶子溪怀疑自己还在梦里。

焕星平时公司事多,晚上也时常应酬,按理说不会出现在这里。

俊美无俦的男人看着叶子溪。

他眼里还带着困意,声音也懒糯糯的,一小撮头发微微翘起,整个人就像一只忽然被惊醒的猫。

焕星走到床边,不等叶子溪反应便低头吻了上去。

少女的嘴唇很软,有些凉,口腔里还有股淡淡的薄荷牙膏味。他像上瘾一般,逐渐加深这个吻。

“唔……”

男人呼吸间带着甘冽酒意,吻得叶子溪有些脱力发晕。

万鹤礼被他盯得莫名心虚。

叶子溪接着说:“你可以组织一场训练赛,赛制你们定,如果赢了,且我的输出在战队前二,我就打首发中单,如果有一条没做到……”

他顿了下,似乎想起什么,好看的眉头蹙起,“那我就走人。”

晚上九点,焕星的电话打来时,叶子溪刚洗完澡在吹头发。

他关上电吹风,抬手抓了抓半湿的头发,走到阳台摁下接通键。

电话那头嗓音带着醉意,又低又哑:“怎么没主动打电话过来?”

这话倒有点像是情侣之间才会有的,颇具情调的小不满。

叶子溪抬头看向天上那轮月亮,微微怔神。

他和焕星之间难得维持着短期和平,彼此心照不宣,他也不好拂了对方面子。

“刚刚在洗澡,准备洗完就给你打的。”他嗓间还带着潮湿的水汽,与平时比起来,多了点温度。

听筒里,焕星深吸口气,嗓音又低沉了些:“叶子溪,我想要你。”

然而对方却丝毫没有顾及他想法的意思。

叶子溪麻木地拿下手机,看了眼时间,重新放回耳边:“焕星,今天周四,后天我就回去了。”

“明晚让人过去……”

焕星还在说着什么,叶子溪忽然听到阳台门被拉开的声音,偏头看去,从隔壁卧室走出来个人。

高高瘦瘦的,穿着宽松的黑色短袖短裤,胳膊和小腿线条分明。他手里点了根烟,一直走到阳台护栏边上才停下。

注意到叶子溪全程跟随的目光,他偏了下头,吐出一口烟云,冲叶子溪挑眉:“新来的?”

阴影勾勒出他深邃不羁的眉眼,见叶子溪不回答,他没多问,低头继续抽烟。

火星在他指尖明灭,烟灰弹落。忽然有一刻,叶子溪很想砸掉手机。

“你在听吗,旁边有人?”听筒里,焕星的声音把他思绪扯回。

叶子溪“嗯”了一声:“临时有个会要开,我挂电话了,有什么明天再说吧。”

“会想我吗?”

“会。”

“说出来。”焕星嗓音带着不容置喙的强势。

叶子溪握在栏杆上的手指蜷了一下,余光扫向一旁吞云吐雾的人。

那人目光落在远处,似乎压根没注意这边。

“会想你。”

电话挂断,隔壁阳台传来一阵笑意。

“临时开会?跟女朋友打电话有这么不情愿吗?”

男人嗓音带着笑意,语气挪瑜,“看你年纪挺小,成年了吗,就搞对象?”

叶子溪将手机放进衣兜里,下意识地用指甲掐了几下拇指指腹。

“成年了,今年19。”他说。

男人笑得越发放肆:“还挺乖,叫什么名字?听老万说最近转会期会签新人进来,你打中单?”

烟在他手里抽得只剩个烟屁股。他给摁灭了,扔到一旁垃圾桶里,再直起身,将额前碎发顺到脑后。

明明只是再寻常不过的动作,举手投足间却带了种恣意感。

看他重新站直,叶子溪才回:“嗯,走中。我叫叶子溪,你呢?”

“南伽彦,打野。”他继续从裤兜里摸出烟盒,打开盒盖,勾出一根,随口问,“抽吗?”

叶子溪还没来得及说话,对方已经将烟塞进嘴里,牙齿咬着烟蒂,话语间摁亮打火机:“看着这么乖,肯定不抽。我可不能带坏小朋友。”

一片烟云悠悠荡荡飘过。

叶子溪注意到某个被重复提到的词,迟疑了一下,问:“我……乖吗?”

南伽彦闻言,偏头看过去。

叶子溪的位置室内光线刚好能照到个边缘。他就站在明暗交界处,穿了件白色长袖衫,头发柔软地微微卷曲着,又有点凌乱。

他的眼睛很好看,看着人时像灵动的小鹿,冲淡了整体线条带给人的清冷感。

“嗯,看着挺乖。”南伽彦又抽了口烟,半开玩笑,“实际上乖不乖就不知道了。”

这话他本就随口一说,叶子溪听在心里,似乎想起什么,眼皮垂了垂。

夜色正浓,月亮也半隐在云层后,树荫间偶尔传来几声蛙鸣。

叶子溪出来时头发半湿,这会儿已经全干了。

他想起跟战队经理的约定,犹豫着开了口:“我还不一定能成为你的队友,明天有场BO1训练赛,赢了才能签约。”

“哦?现在是这种流程啊。”

南伽彦像是听到什么新鲜事,偏了下头,唇角勾起,“没事,我保你中路发育。”

回房间后,叶子溪的心跳才缓缓平静下来。

他不知道南伽彦有没有认出他来,毕竟和三年前相比,他变化太大了。

躺在床上,叶子溪想起三年前来ES面试青训,路过训练室碰到南伽彦。

那时南伽彦刚出道两年,就已经冠上天才野王的头衔。

几年下来,他只缺一个S赛冠军了。

心里有事,叶子溪迷迷糊糊半梦半醒,忽然听到卧室关门声,他睁开眼,摸到床头台灯打开。

门边站着一道颀长身影。

“……焕星?”叶子溪怀疑自己还在梦里。

焕星平时公司事多,晚上也时常应酬,按理说不会出现在这里。

俊美无俦的男人看着叶子溪。

他眼里还带着困意,声音也懒糯糯的,一小撮头发微微翘起,整个人就像一只忽然被惊醒的猫。

焕星走到床边,不等叶子溪反应便低头吻了上去。

少女的嘴唇很软,有些凉,口腔里还有股淡淡的薄荷牙膏味。他像上瘾一般,逐渐加深这个吻。

“唔……”

男人呼吸间带着甘冽酒意,吻得叶子溪有些脱力发晕。

万鹤礼被他盯得莫名心虚。

叶子溪接着说:“你可以组织一场训练赛,赛制你们定,如果赢了,且我的输出在战队前二,我就打首发中单,如果有一条没做到……”

他顿了下,似乎想起什么,好看的眉头蹙起,“那我就走人。”

晚上九点,焕星的电话打来时,叶子溪刚洗完澡在吹头发。

他关上电吹风,抬手抓了抓半湿的头发,走到阳台摁下接通键。

电话那头嗓音带着醉意,又低又哑:“怎么没主动打电话过来?”

这话倒有点像是情侣之间才会有的,颇具情调的小不满。

叶子溪抬头看向天上那轮月亮,微微怔神。

他和焕星之间难得维持着短期和平,彼此心照不宣,他也不好拂了对方面子。

“刚刚在洗澡,准备洗完就给你打的。”他嗓间还带着潮湿的水汽,与平时比起来,多了点温度。

听筒里,焕星深吸口气,嗓音又低沉了些:“叶子溪,我想要你。”

然而对方却丝毫没有顾及他想法的意思。

叶子溪麻木地拿下手机,看了眼时间,重新放回耳边:“焕星,今天周四,后天我就回去了。”

“明晚让人过去……”

焕星还在说着什么,叶子溪忽然听到阳台门被拉开的声音,偏头看去,从隔壁卧室走出来个人。

高高瘦瘦的,穿着宽松的黑色短袖短裤,胳膊和小腿线条分明。他手里点了根烟,一直走到阳台护栏边上才停下。

注意到叶子溪全程跟随的目光,他偏了下头,吐出一口烟云,冲叶子溪挑眉:“新来的?”

阴影勾勒出他深邃不羁的眉眼,见叶子溪不回答,他没多问,低头继续抽烟。

火星在他指尖明灭,烟灰弹落。忽然有一刻,叶子溪很想砸掉手机。

“你在听吗,旁边有人?”听筒里,焕星的声音把他思绪扯回。

叶子溪“嗯”了一声:“临时有个会要开,我挂电话了,有什么明天再说吧。”

“会想我吗?”

“会。”

“说出来。”焕星嗓音带着不容置喙的强势。

叶子溪握在栏杆上的手指蜷了一下,余光扫向一旁吞云吐雾的人。

那人目光落在远处,似乎压根没注意这边。

“会想你。”

电话挂断,隔壁阳台传来一阵笑意。

“临时开会?跟女朋友打电话有这么不情愿吗?”

男人嗓音带着笑意,语气挪瑜,“看你年纪挺小,成年了吗,就搞对象?”

叶子溪将手机放进衣兜里,下意识地用指甲掐了几下拇指指腹。

“成年了,今年19。”他说。

男人笑得越发放肆:“还挺乖,叫什么名字?听老万说最近转会期会签新人进来,你打中单?”

烟在他手里抽得只剩个烟屁股。他给摁灭了,扔到一旁垃圾桶里,再直起身,将额前碎发顺到脑后。

明明只是再寻常不过的动作,举手投足间却带了种恣意感。

看他重新站直,叶子溪才回:“嗯,走中。我叫叶子溪,你呢?”

“南伽彦,打野。”他继续从裤兜里摸出烟盒,打开盒盖,勾出一根,随口问,“抽吗?”

叶子溪还没来得及说话,对方已经将烟塞进嘴里,牙齿咬着烟蒂,话语间摁亮打火机:“看着这么乖,肯定不抽。我可不能带坏小朋友。”

一片烟云悠悠荡荡飘过。

叶子溪注意到某个被重复提到的词,迟疑了一下,问:“我……乖吗?”

南伽彦闻言,偏头看过去。

叶子溪的位置室内光线刚好能照到个边缘。他就站在明暗交界处,穿了件白色长袖衫,头发柔软地微微卷曲着,又有点凌乱。

他的眼睛很好看,看着人时像灵动的小鹿,冲淡了整体线条带给人的清冷感。

“嗯,看着挺乖。”南伽彦又抽了口烟,半开玩笑,“实际上乖不乖就不知道了。”

这话他本就随口一说,叶子溪听在心里,似乎想起什么,眼皮垂了垂。

夜色正浓,月亮也半隐在云层后,树荫间偶尔传来几声蛙鸣。

叶子溪出来时头发半湿,这会儿已经全干了。

他想起跟战队经理的约定,犹豫着开了口:“我还不一定能成为你的队友,明天有场BO1训练赛,赢了才能签约。”

“哦?现在是这种流程啊。”

南伽彦像是听到什么新鲜事,偏了下头,唇角勾起,“没事,我保你中路发育。”

回房间后,叶子溪的心跳才缓缓平静下来。

他不知道南伽彦有没有认出他来,毕竟和三年前相比,他变化太大了。

躺在床上,叶子溪想起三年前来ES面试青训,路过训练室碰到南伽彦。

那时南伽彦刚出道两年,就已经冠上天才野王的头衔。

几年下来,他只缺一个S赛冠军了。

心里有事,叶子溪迷迷糊糊半梦半醒,忽然听到卧室关门声,他睁开眼,摸到床头台灯打开。

门边站着一道颀长身影。

“……焕星?”叶子溪怀疑自己还在梦里。

焕星平时公司事多,晚上也时常应酬,按理说不会出现在这里。

俊美无俦的男人看着叶子溪。

他眼里还带着困意,声音也懒糯糯的,一小撮头发微微翘起,整个人就像一只忽然被惊醒的猫。

焕星走到床边,不等叶子溪反应便低头吻了上去。

少女的嘴唇很软,有些凉,口腔里还有股淡淡的薄荷牙膏味。他像上瘾一般,逐渐加深这个吻。

“唔……”

男人呼吸间带着甘冽酒意,吻得叶子溪有些脱力发晕。

万鹤礼被他盯得莫名心虚。

叶子溪接着说:“你可以组织一场训练赛,赛制你们定,如果赢了,且我的输出在战队前二,我就打首发中单,如果有一条没做到……”

他顿了下,似乎想起什么,好看的眉头蹙起,“那我就走人。”

晚上九点,焕星的电话打来时,叶子溪刚洗完澡在吹头发。

他关上电吹风,抬手抓了抓半湿的头发,走到阳台摁下接通键。

电话那头嗓音带着醉意,又低又哑:“怎么没主动打电话过来?”

这话倒有点像是情侣之间才会有的,颇具情调的小不满。

叶子溪抬头看向天上那轮月亮,微微怔神。

他和焕星之间难得维持着短期和平,彼此心照不宣,他也不好拂了对方面子。

“刚刚在洗澡,准备洗完就给你打的。”他嗓间还带着潮湿的水汽,与平时比起来,多了点温度。

听筒里,焕星深吸口气,嗓音又低沉了些:“叶子溪,我想要你。”

然而对方却丝毫没有顾及他想法的意思。

叶子溪麻木地拿下手机,看了眼时间,重新放回耳边:“焕星,今天周四,后天我就回去了。”

“明晚让人过去……”

焕星还在说着什么,叶子溪忽然听到阳台门被拉开的声音,偏头看去,从隔壁卧室走出来个人。

高高瘦瘦的,穿着宽松的黑色短袖短裤,胳膊和小腿线条分明。他手里点了根烟,一直走到阳台护栏边上才停下。

注意到叶子溪全程跟随的目光,他偏了下头,吐出一口烟云,冲叶子溪挑眉:“新来的?”

阴影勾勒出他深邃不羁的眉眼,见叶子溪不回答,他没多问,低头继续抽烟。

火星在他指尖明灭,烟灰弹落。忽然有一刻,叶子溪很想砸掉手机。

“你在听吗,旁边有人?”听筒里,焕星的声音把他思绪扯回。

叶子溪“嗯”了一声:“临时有个会要开,我挂电话了,有什么明天再说吧。”

“会想我吗?”

“会。”

“说出来。”焕星嗓音带着不容置喙的强势。

叶子溪握在栏杆上的手指蜷了一下,余光扫向一旁吞云吐雾的人。

那人目光落在远处,似乎压根没注意这边。

“会想你。”

电话挂断,隔壁阳台传来一阵笑意。

“临时开会?跟女朋友打电话有这么不情愿吗?”

男人嗓音带着笑意,语气挪瑜,“看你年纪挺小,成年了吗,就搞对象?”

叶子溪将手机放进衣兜里,下意识地用指甲掐了几下拇指指腹。

“成年了,今年19。”他说。

男人笑得越发放肆:“还挺乖,叫什么名字?听老万说最近转会期会签新人进来,你打中单?”

烟在他手里抽得只剩个烟屁股。他给摁灭了,扔到一旁垃圾桶里,再直起身,将额前碎发顺到脑后。

明明只是再寻常不过的动作,举手投足间却带了种恣意感。

看他重新站直,叶子溪才回:“嗯,走中。我叫叶子溪,你呢?”

“南伽彦,打野。”他继续从裤兜里摸出烟盒,打开盒盖,勾出一根,随口问,“抽吗?”

叶子溪还没来得及说话,对方已经将烟塞进嘴里,牙齿咬着烟蒂,话语间摁亮打火机:“看着这么乖,肯定不抽。我可不能带坏小朋友。”

一片烟云悠悠荡荡飘过。

叶子溪注意到某个被重复提到的词,迟疑了一下,问:“我……乖吗?”

南伽彦闻言,偏头看过去。

叶子溪的位置室内光线刚好能照到个边缘。他就站在明暗交界处,穿了件白色长袖衫,头发柔软地微微卷曲着,又有点凌乱。

他的眼睛很好看,看着人时像灵动的小鹿,冲淡了整体线条带给人的清冷感。

“嗯,看着挺乖。”南伽彦又抽了口烟,半开玩笑,“实际上乖不乖就不知道了。”

这话他本就随口一说,叶子溪听在心里,似乎想起什么,眼皮垂了垂。

夜色正浓,月亮也半隐在云层后,树荫间偶尔传来几声蛙鸣。

叶子溪出来时头发半湿,这会儿已经全干了。

他想起跟战队经理的约定,犹豫着开了口:“我还不一定能成为你的队友,明天有场BO1训练赛,赢了才能签约。”

“哦?现在是这种流程啊。”

南伽彦像是听到什么新鲜事,偏了下头,唇角勾起,“没事,我保你中路发育。”

回房间后,叶子溪的心跳才缓缓平静下来。

他不知道南伽彦有没有认出他来,毕竟和三年前相比,他变化太大了。

躺在床上,叶子溪想起三年前来ES面试青训,路过训练室碰到南伽彦。

那时南伽彦刚出道两年,就已经冠上天才野王的头衔。

几年下来,他只缺一个S赛冠军了。

心里有事,叶子溪迷迷糊糊半梦半醒,忽然听到卧室关门声,他睁开眼,摸到床头台灯打开。

门边站着一道颀长身影。

“……焕星?”叶子溪怀疑自己还在梦里。

焕星平时公司事多,晚上也时常应酬,按理说不会出现在这里。

俊美无俦的男人看着叶子溪。

他眼里还带着困意,声音也懒糯糯的,一小撮头发微微翘起,整个人就像一只忽然被惊醒的猫。

焕星走到床边,不等叶子溪反应便低头吻了上去。

少女的嘴唇很软,有些凉,口腔里还有股淡淡的薄荷牙膏味。他像上瘾一般,逐渐加深这个吻。

“唔……”

男人呼吸间带着甘冽酒意,吻得叶子溪有些脱力发晕。

万鹤礼被他盯得莫名心虚。

叶子溪接着说:“你可以组织一场训练赛,赛制你们定,如果赢了,且我的输出在战队前二,我就打首发中单,如果有一条没做到……”

他顿了下,似乎想起什么,好看的眉头蹙起,“那我就走人。”

晚上九点,焕星的电话打来时,叶子溪刚洗完澡在吹头发。

他关上电吹风,抬手抓了抓半湿的头发,走到阳台摁下接通键。

电话那头嗓音带着醉意,又低又哑:“怎么没主动打电话过来?”

这话倒有点像是情侣之间才会有的,颇具情调的小不满。

叶子溪抬头看向天上那轮月亮,微微怔神。

他和焕星之间难得维持着短期和平,彼此心照不宣,他也不好拂了对方面子。

“刚刚在洗澡,准备洗完就给你打的。”他嗓间还带着潮湿的水汽,与平时比起来,多了点温度。

听筒里,焕星深吸口气,嗓音又低沉了些:“叶子溪,我想要你。”

然而对方却丝毫没有顾及他想法的意思。

叶子溪麻木地拿下手机,看了眼时间,重新放回耳边:“焕星,今天周四,后天我就回去了。”

“明晚让人过去……”

焕星还在说着什么,叶子溪忽然听到阳台门被拉开的声音,偏头看去,从隔壁卧室走出来个人。

高高瘦瘦的,穿着宽松的黑色短袖短裤,胳膊和小腿线条分明。他手里点了根烟,一直走到阳台护栏边上才停下。

注意到叶子溪全程跟随的目光,他偏了下头,吐出一口烟云,冲叶子溪挑眉:“新来的?”

阴影勾勒出他深邃不羁的眉眼,见叶子溪不回答,他没多问,低头继续抽烟。

火星在他指尖明灭,烟灰弹落。忽然有一刻,叶子溪很想砸掉手机。

“你在听吗,旁边有人?”听筒里,焕星的声音把他思绪扯回。

叶子溪“嗯”了一声:“临时有个会要开,我挂电话了,有什么明天再说吧。”

“会想我吗?”

“会。”

“说出来。”焕星嗓音带着不容置喙的强势。

叶子溪握在栏杆上的手指蜷了一下,余光扫向一旁吞云吐雾的人。

那人目光落在远处,似乎压根没注意这边。

“会想你。”

电话挂断,隔壁阳台传来一阵笑意。

“临时开会?跟女朋友打电话有这么不情愿吗?”

男人嗓音带着笑意,语气挪瑜,“看你年纪挺小,成年了吗,就搞对象?”

叶子溪将手机放进衣兜里,下意识地用指甲掐了几下拇指指腹。

“成年了,今年19。”他说。

男人笑得越发放肆:“还挺乖,叫什么名字?听老万说最近转会期会签新人进来,你打中单?”

烟在他手里抽得只剩个烟屁股。他给摁灭了,扔到一旁垃圾桶里,再直起身,将额前碎发顺到脑后。

明明只是再寻常不过的动作,举手投足间却带了种恣意感。

看他重新站直,叶子溪才回:“嗯,走中。我叫叶子溪,你呢?”

“南伽彦,打野。”他继续从裤兜里摸出烟盒,打开盒盖,勾出一根,随口问,“抽吗?”

叶子溪还没来得及说话,对方已经将烟塞进嘴里,牙齿咬着烟蒂,话语间摁亮打火机:“看着这么乖,肯定不抽。我可不能带坏小朋友。”

一片烟云悠悠荡荡飘过。

叶子溪注意到某个被重复提到的词,迟疑了一下,问:“我……乖吗?”

南伽彦闻言,偏头看过去。

叶子溪的位置室内光线刚好能照到个边缘。他就站在明暗交界处,穿了件白色长袖衫,头发柔软地微微卷曲着,又有点凌乱。

他的眼睛很好看,看着人时像灵动的小鹿,冲淡了整体线条带给人的清冷感。

“嗯,看着挺乖。”南伽彦又抽了口烟,半开玩笑,“实际上乖不乖就不知道了。”

这话他本就随口一说,叶子溪听在心里,似乎想起什么,眼皮垂了垂。

夜色正浓,月亮也半隐在云层后,树荫间偶尔传来几声蛙鸣。

叶子溪出来时头发半湿,这会儿已经全干了。

他想起跟战队经理的约定,犹豫着开了口:“我还不一定能成为你的队友,明天有场BO1训练赛,赢了才能签约。”

“哦?现在是这种流程啊。”

南伽彦像是听到什么新鲜事,偏了下头,唇角勾起,“没事,我保你中路发育。”

回房间后,叶子溪的心跳才缓缓平静下来。

他不知道南伽彦有没有认出他来,毕竟和三年前相比,他变化太大了。

躺在床上,叶子溪想起三年前来ES面试青训,路过训练室碰到南伽彦。

那时南伽彦刚出道两年,就已经冠上天才野王的头衔。

几年下来,他只缺一个S赛冠军了。

心里有事,叶子溪迷迷糊糊半梦半醒,忽然听到卧室关门声,他睁开眼,摸到床头台灯打开。

门边站着一道颀长身影。

“……焕星?”叶子溪怀疑自己还在梦里。

焕星平时公司事多,晚上也时常应酬,按理说不会出现在这里。

俊美无俦的男人看着叶子溪。

他眼里还带着困意,声音也懒糯糯的,一小撮头发微微翘起,整个人就像一只忽然被惊醒的猫。

焕星走到床边,不等叶子溪反应便低头吻了上去。

少女的嘴唇很软,有些凉,口腔里还有股淡淡的薄荷牙膏味。他像上瘾一般,逐渐加深这个吻。

“唔……”

男人呼吸间带着甘冽酒意,吻得叶子溪有些脱力发晕。

万鹤礼被他盯得莫名心虚。

叶子溪接着说:“你可以组织一场训练赛,赛制你们定,如果赢了,且我的输出在战队前二,我就打首发中单,如果有一条没做到……”

他顿了下,似乎想起什么,好看的眉头蹙起,“那我就走人。”

晚上九点,焕星的电话打来时,叶子溪刚洗完澡在吹头发。

他关上电吹风,抬手抓了抓半湿的头发,走到阳台摁下接通键。

电话那头嗓音带着醉意,又低又哑:“怎么没主动打电话过来?”

这话倒有点像是情侣之间才会有的,颇具情调的小不满。

叶子溪抬头看向天上那轮月亮,微微怔神。

他和焕星之间难得维持着短期和平,彼此心照不宣,他也不好拂了对方面子。

“刚刚在洗澡,准备洗完就给你打的。”他嗓间还带着潮湿的水汽,与平时比起来,多了点温度。

听筒里,焕星深吸口气,嗓音又低沉了些:“叶子溪,我想要你。”

然而对方却丝毫没有顾及他想法的意思。

叶子溪麻木地拿下手机,看了眼时间,重新放回耳边:“焕星,今天周四,后天我就回去了。”

“明晚让人过去……”

焕星还在说着什么,叶子溪忽然听到阳台门被拉开的声音,偏头看去,从隔壁卧室走出来个人。

高高瘦瘦的,穿着宽松的黑色短袖短裤,胳膊和小腿线条分明。他手里点了根烟,一直走到阳台护栏边上才停下。

注意到叶子溪全程跟随的目光,他偏了下头,吐出一口烟云,冲叶子溪挑眉:“新来的?”

阴影勾勒出他深邃不羁的眉眼,见叶子溪不回答,他没多问,低头继续抽烟。

火星在他指尖明灭,烟灰弹落。忽然有一刻,叶子溪很想砸掉手机。

“你在听吗,旁边有人?”听筒里,焕星的声音把他思绪扯回。

叶子溪“嗯”了一声:“临时有个会要开,我挂电话了,有什么明天再说吧。”

“会想我吗?”

“会。”

“说出来。”焕星嗓音带着不容置喙的强势。

叶子溪握在栏杆上的手指蜷了一下,余光扫向一旁吞云吐雾的人。

那人目光落在远处,似乎压根没注意这边。

“会想你。”

电话挂断,隔壁阳台传来一阵笑意。

“临时开会?跟女朋友打电话有这么不情愿吗?”

男人嗓音带着笑意,语气挪瑜,“看你年纪挺小,成年了吗,就搞对象?”

叶子溪将手机放进衣兜里,下意识地用指甲掐了几下拇指指腹。

“成年了,今年19。”他说。

男人笑得越发放肆:“还挺乖,叫什么名字?听老万说最近转会期会签新人进来,你打中单?”